近数年来南非治安败坏得无以复加,无日

不有白人妇女被本土黑人强暴奸污的案件。白人妇女自七、八岁幼齿至成年家庭主妇,都在被奸淫或轮暴之列。
  其实南非黑人强奸白女自六十年代早已开始,只是不及今日

的普遍频仍。当时国际社会间存在着同情该地黑人反白人统治潮流,各国对南非发生的多次黑人强奸白女的事件都避免报导,所以国外也罕有所闻。自南非政权转移后,军警均乏实际维护白人心态,很少追究,土著狂徒遂更行明目张胆。

  本篇所记事件是真实事实,发生于一九六零年中叶。当时的无辜受害人之一的海伦.奈斯利女士,于一九七零年在墨西哥向该地电台吐露了案情,才被当地的西班牙语报刊,将这集体轮奸多名少女的事件,揭露公诸于世。

      ***    ***    ***    ***

  海伦.奈斯利小姐是这鸡尾酒餐宴的客人之,她是一位年方廿岁的护士,上星期刚从英国伦敦来这儿访友渡假。

  下午六时,酒宴聚会已进行了好一阵。客人多是当地的富商和地主,清一色是原本来自荷兰或英格兰的殖民。男士们都有些醉了,妇女们在欢乐喧笑。
  驻扎在三哩外的南非士兵巡防队当天出发到另一区巡逻去了,营中只有少数几名士兵,暂时停止了在当地的例行巡逻。

  海伦游目四顾。邀她同来的女友玛奇和她的另一位女友路意丝,正在相当献媚的和一位英俊的中年南非钻石商人谈笑。原籍英国的餐宴主人温德格先生,是当地一位殷实地主。此时他的五位漂亮千金都在穿梭忙碌,向来宾传递精致的美味食物。她们一律短裙,露出苗条白嫩的玉腿,身上穿了白色围裙,头戴荷兰女孩小帽。小姐们年龄分别是十、十二、十三、十四和十六岁。

  大小姐格利西有一对十分美丽显目的丰满乳房,灿丽的金发,蓝眼,特别明艳动人。另外几位少女妹妹都很秀美,但不及大姐那么的美艳,那么引人注目。
  玛奇小姐年约十八岁,发亮的柔软棕色卷发长及腰际,眼球深褐,因常日

光浴,皮肤略呈红褐,身材健美,大腿光滑结实,也许略略超重,但仍很美,很具吸引力。短得及股的鸡尾酒宴服将整条健美的大腿裸露在外。薄薄的紧身上装,将一对浑圆结实的乳房衬托出来,没有载奶罩,明显的现出乳头两点。她的衣着很富诱惑煽动力。

  路意丝小姐,年约廿,她很苗条,可是乳峰却比玛奇更为丰满尖挺。她穿了件宽阔的低胸短罩衫,乳房的上半部都裸露在外,乳头也几乎现出。

  玛奇和路意丝也刚从英格兰回来,趁学校假期,回来看望她们住在约翰里斯堡的双亲。此次应爸妈老友温德格家的邀请,来此参与酒宴,也邀约了她们的好友、刚巧来此地渡假的海伦,一同赴宴。三人完全没有料到即将来到的厄运。
  温德格的最小女儿玛格丽今年十岁,天真甜蜜,蔚蓝色的眼睛,仍相当淘气顽皮,现在正在跑来跑去,和姐姐们帮忙。苗条长腿,她看来较同龄的女孩高挑许多,薄薄的罩衫下明显的现出正在发育中隆起的胸乳。

  来宾中另有一位十四岁和三位十一、二岁的白嫩的女孩,随着爸妈来参加宴会,四人坐在一块儿享用蛋糕,嘻笑谈话。

  突然,门外花园中一阵骚乱,跟着大门被撞开。一群手挺枪械的武装士兵冲入厅中,立即四面控制了整个大厅,他们约有卅人左右。

  “把他们捆起来!”指着在座的男人,为首的头目下令。

  “把年轻女孩和其他人分开来!”他嘴角含笑,向女孩们一个一个的打量。
  男人们都被捆绑在椅上,多数男人都已沉醉,不知发生了甚么事。年长的中年妇女则被赶进隔壁的舞厅,由四名手持俄制的AK-47半自动步枪的士兵监控。

  这些妇女被驱赶的途中,几位较年轻的妇女被士兵们肆意轻薄,揉捏她们的乳、臀和阴户,几名仆役被锁进厢房。

  “只要你们懂得安份,就不会受到伤害。”士兵向仆役们警告。

  厅中只剩下十二名年轻女孩,不知所措的呆立着。

  海伦认出那为首的是“布托”,一个十分高大精悍的黑人,他的照片今早她才刚在报纸的头版新闻看过,他是专一和白人作对的游击队雇佣兵其中一枝的首领,一星期前在邻省侵袭过几座农场,许多白人妇女被轮暴。

  “你!”他命令海伦:“你过来!”

  海伦犹豫的走过去,不屈的站在他面前。她是那么的幼细苗条,和这魁伟的军官相较,简直不成比例。

  “我的弟兄们已奔腾了好几天……他们一直都没有娱乐……你了解我的意思吗?”他露齿微笑,现出镶金边的牙齿:“他们需要女人,这些女孩正合用。现在就从你开始!”

  芳龄廿的海伦是七位少女来宾客之一。蓝色的宴服只能盖住大腿上半段,美丽苗条的玉腿大半露在外,她穿着低胸的上衣,露出半只鼓蓬的乳球。厅中的这十二位女孩个个美丽可爱,看在这批性饥渴的士兵眼中,她们无异是一群来自天国的仙女。

  布托向手下的士兵挥手:“你们可以开始了,选择你们喜欢的!”他很镇定的说。

  士兵们一拥而前,每两人分从左右捉住一位惊怖的女孩的上臂。一个面貌酷似布托年约十四、五的年轻士兵飞步上前捉住十岁的玛格丽。原本想要上前抓玛格丽的人都识相的止步,不和这年轻士兵竞争。其他几名没有分得女孩的士兵便都各自选择一位已被捉住的女孩,紧随她身后。

  “父亲,我要这一个!”他向布托笑着说:“我要这雪白的小女孩,我敢打赌她是处女……”

  玛格丽惊慌的退缩,但被这年轻有力的士兵牢牢抓住。

  “不!不!”玛格丽恐怖的嘶叫:“不要让他……”

  可是没有人来解救她。她被布托的儿子强拉到门外。在花园的树荫下,她的单薄罩衫立刻被扯去……

  这群雇佣兵中有两名是白人,听口音一是德国人,一是法国人。他俩已在开始推拉搏打,想率先单独占有被他俩抓住的温家大小姐格利西。

  布托大声吆喝阻止了他俩:“放开她!你们得等待!”

  两名白人士兵依令松手,另两名紧随在后的高大黑人士兵立刻上前接手捉住格利西的双臂。

  “她是属于黑人的!”布托响亮的说:“她是这样的洁白、清纯,她的屄首先需要伟大的黑人鸡巴来操,不能让你们这两个只知整日

醉醺醺的白人酒鬼先享用!”

  十六岁的格利西想挣脱逃走,但被两个强有力的黑人大汉左右抓牢,无法动弹,他俩向她不怀好意的裂嘴而笑。

  其中一人把她的紧身胸衣撕破,扯下奶罩,她的雪白鼓涨的乳球便弹跳了出来,十六岁的她真是十分的艳丽、肉感。她伤心的抽噎呜咽,几濒晕厥。

  廿名士兵将十位少女拖到花园中灌木丛间的如茵草地上,女孩们有的感到茫然、有的在呜咽、有的在嚎哭。多下的几名士兵跟随而来,一面走一面脱下身上的衣裤。

  小布托手执小刀,刀尖插入玛格丽的紧身乳褡,自胸口向下拖划。紧身胸衣立被割开、撕下,她的上身便已全裸。他粗率用刀,刀尖划破两处表皮,渗出丝丝血迹。她恐怖的哀叫哭泣,她的胸上肿起两只刚开始发育的小乳房,乳头粉红细小。他扯下她的白色小内裤,他的手在她的小乳房上游走,再伸入她腿间摸弄光滑无毛的肉丘,手指探入肉缝。玛格丽惊恐的哀泣。

  “他们会强奸这里所有的女孩!”布托很平静的向被他拖来的海伦说。
  海伦悲泣。她的手腕被布托有力的大手紧扣着,他将她拉入了灌木丛间的草地,在这高大的黑男人面前她似乎显得很渺小。他面向她,在夕阳的斜晖下,她看到他手中已握着一柄闪闪发亮的军用刺刀向她逼近。她以为他要杀死她,她的生命即将结束。冰凉的刀锋贴在她胸口,瞬间紧身胸衣和奶罩都已被割裂,他撕去割破的奶罩,热切的亲吻着她的一对鼓涨的乳球,用舌头和嘴唇舐吸软白的乳肉。

  片刻后,刀锋再闪。她的宴服前襟完全被割裂,海伦尖叫着,用小拳头敲打他,对此他视若无物,他继续将她的丝质内裤扯下,大手抚摸她的全裸大腿,手指伸进她的屄缝扪弄。

  他将她推倒仰卧草地上,分开她的大腿,手指分开柔嫩的阴唇,将刺刀尖缓慢的插进她的小屄内。她感到冷冰的刀锋进入她的阴道,她颤栗惊恐,紧接着她下阴突感奇痛,如被烙铁针刺,她不禁惊怖尖叫。

  他缓缓拔出刺刀,无视于她的痛苦尖叫。他察看刀尖的鲜血,然后飞快的脱去自己全身衣裤。他很骄傲的挺立着,夕阳余晖下全身皮肤黑得发亮。

  “刚才你仍是处女,现在我可以确定你已不再是!”他露齿而笑。

  他的粗巨鸡巴已高高翘起,像支十吋长的黑漆铁棒。在她身旁跪下,他将她身上的残破衣裳全部扯掉。她现在从头至脚一丝不挂,全身雪白娇嫩。

  “我会占有你,小东西。”他平静的说:“你若反抗,我仍然会要强奸你,我要操白种女人的小屄,我要操你的屄!”

  海伦呜咽抽泣,想拿一些身旁的破碎衣衫来遮盖部份裸露的身体,但被他夺下扔掉。“不可以遮盖!”他说:“我要看你的美丽裸体!”他用粗糙的大手抚摸她的柔软的小腹,她的结实富弹性的乳房球,用手指轻轻捏弄乳头。

  一会后,他跨跪在她胸上,昂挺的十吋大鸡巴在她面前幌动,她可看到他龟头马眼有透明的沾液泌出。

  他将龟头凑在她嘴边,“张口吸它!”他命令她:“你要是做得好,我就不会伤害你!”

  “不!不!不!”她哭泣着,将头偏侧开去,布托的龟头在她面腮上留下亮晶的细丝沾液痕迹。他捉住她的两颊,将龟头硬塞进她的嘴唇间,迫使她张口。
  大鸡巴进入嘴中,她感到难以呼吸,龟头顶入喉咙。她嘴中觉得很是苦涩;连日

的军旅,他不曾沐浴清洁下部。

  他自她口中拔出,粗野的分开她的白嫩大腿,跪在她腿间,将又大又硬的鸡巴头放在阴唇肉缝间磨弄了几次,在龟头上涂抹了一些唾液,将龟头凑在阴道入口,猛力的一挺腰,一下就将十吋长的铁硬的鸡巴几乎全根插入了她犹在泌血的紧狭的小屄,再一挺他的龟头就碰触到了她的子宫颈。

  她觉得她下体被硬木棒强行进入,阴道被撑开,铁硬的棒头犹在向里钻插,试图更深的进入。她涨痛得一再尖声高叫。她同时也听到了周遭的其他女孩们的尖声嘶叫,彼起此落,声声不断。

  就在邻近的灌木丛旁,海伦看到已全裸的玛格丽的纤小身体正被布托的儿子贴胸抱住,她的双脚悬空,双腿微分,腿间夹着他的漆黑挺硬肉棒,她似是跨坐在一根平伸的桅杆上。小布托十分强壮,她像个布娃娃,看来柔弱而萎靡。她的眼闭着,头靠在他肩上,金色的秀发盖在他发亮的黑皮肤上。海伦不能确定玛格丽是清醒或是已失去知觉。

  “可怜可怜她吧!不要摧残她!”海伦恸哭着说:“她才仅只十岁!”
  布托得意的笑。“这才更妙!”他激昂的高声说:“这样的小处女正合我儿子享用!”

  小布托将已晕厥的玛格丽平放在草地上,分开她的幼嫩双腿,埋头在她小腹下,舐尝她光溜溜的阴阜和处女小屄缝。然后他像只灵活的黑豹爬起身来,将他的涨硬鸡巴对正她的小屄口插入。稍为进入了一点,就遇到了阻碍,他用力耸动屁股,向内插入,龟头撑开了她的紧密肉壁,整条鸡巴全部插入了玛格丽的处女小阴户。

  他耸动屁股,一阵飞快的抽送,他便开始射精,他乐极大叫。精液和处女鲜血的混合沾液自小屄口渗出,流到玛格丽的光屁股上。

  “他已采了她的处女小屄花!”布托低声向海伦说,然后突然将深插在海伦嫩屄中的鸡巴拔出,再立即用力全根插入,迫开初经男人进入的阴道肉壁,捅入她的小屄里。

  “尝尝这味道!”他在海伦耳边轻说:“尝尝我这大黑鸡巴的味道!”
  一只大手紧扣海伦的两只细嫩的手腕,高举过她头顶,压在地上;另一只大手搓揉她的鼓蓬的乳房,拇指扪弄乳头。

  海伦的下阴被巨棒撑涨,她尖嚎叫痛,她觉得那硬杵已捅进了她的子宫。
  布托对她的呼痛充耳不闻,他开始用力操她,每一下都深深插入。飞快的狂抽狂插了百余次后,他一面操她,一面用双手抱住她的白嫩屁股,用力将两片肥软的肉股向外扳开,将左手中指硬塞入她的后庭,深过第二指节。这异端侵入震憾,几令她猛的弹跳了起来。

  稍一会后,她觉得他的龟头涨得更大,她突然立刻觉得一股很强烈的欲感到来,完全违反她意愿的,她不能自制的濒临高潮。在疼痛屈辱和又亟需肉欲宣泄的矛盾心态下,她不禁痛哭起来。

  布托这时也濒临极端快畅,他低吼着,在海伦的屄花中射精。海伦不能自制的、热情的耸抬臀部,迎合他的最后冲刺。他噬咬她的丰满乳球,鲜血在她的奶头下方被咬破处渗出。

  他射精完毕后,拔出满沾淫浆和精液的鸡巴,起身背向海伦,不再理会她。他用海伦被扯割扯破碎的宴会服擦净阳具,穿回他的衣裤。

  在这周围,裸体的黑人士兵有的在淫兴勃勃奸操女孩们的小屄,有的在抚摸玩弄她们的白嫩裸体。

  温德格家的十六岁大女儿格利西,此刻被四个裸体的黑人士兵,每人捉住一只手和腿,将她仰面抬架到一块较宽敞可容数人的草地中。她惊怖欲绝,早已被剥得一丝不挂。士兵们粗心急性的割裂她的衣裤时,她身上被划破好几处,此刻仍有些血丝渗出,她被四人拉抬仰躺,及腰的金发此刻刚下垂到地。

  她经常日

光浴,乳房和阴部因有奶罩和三角裤的遮盖,不曾日

照,保持了皮肤原来的的乳白色。若不是她的乳房上的两点腥红乳蒂,在渐暗的天光下,令人以为她是仍穿着纯白的比基尼泳装。在她的小屄开缝处的上方,有一小蕞淡金色浅短稀疏柔软的几难以察觉到的性毛。她已被轮奸过,目光显得茫然。

  有一个士兵在厨房中找到几枝烧烤肉串的长插针。他选了两枝雪亮锋利的插针,拿着其中一枝,一手捏住她的丰满乳球,将插针尖端在乳球外侧正中按下一点凹印,然后突然用力将针插进乳肉内。他一手紧捏乳球,另手用力直至针头自乳球另一侧穿出。他拿起另一根插针用同样手法将针穿透格利西的另一乳球。鲜血自四处伤口渗出,乳头被迫挺起。她的哀声尖叫令人毛骨耸然,但她被几个黑大汉牢牢抓住不能动弹。

  “现在你已不再需用奶罩!”这刺透她乳房的男人露齿的笑。事实上,她的一对乳房受不了这极痛的刺激,这时已挺起得像两座小山。

  “我们得好好的操她一番!”其中一人满意的说。四个抬架她的士兵每人捉住她被日

光晒成紫红的手和腿,尽力将她向外扯,她的身体悬空平躺,离地约合这些士兵们腿叉间阳具的高度。

  一群十人围绕着格利西,一人俯身吸吮她正在流血的乳球的奶尖,咬她的奶头,另一站在她被分张的大腿间,捉住她的圆浑屁股,将涨硬的粗大鸡巴,粗鲁的、深深的插进她的年轻嫩屄,立刻开始一轮疯狂的抽送,完全无视她的哭叫呼痛。另一人将鸡巴强塞进她的小口中,进出抽动,她的呼叫变得咯咯含糊不清。这群士兵一个接一个的向她轮流奸淫施暴……

  他们将格利西翻过来,面向地,但仍被悬扯在空中。一人站在她腿间,将她的臀肉向外分开,粗硬的鸡巴,慢慢的、相当困难的,插进她的后庭玫瑰苞,然后就开始耸动……他们逐一鸡奸她,她的阴户和屁眼中充满精液,不断的涓涓漏出。

  至少十人奸污过她的美丽肉体。玩厌后他们转移目标去找另外的女孩。最后离开的一人将插针粗率的自她的乳球拔出,毫不怜惜格利西的痛苦尖叫。

  “很好!”布托说:“把她抬回屋里去!……这是温德格最宠爱的大女儿,你们有几人操过她?”

  “我们十人……”一个年龄较大、卅岁左右的黑人士兵回答:“我干了她两次。”

  两名士兵遵命把已瘫软、半晕去的格利西抬回去屋内。

  花园周遭仍充满了彼起此落的女孩们被粗暴破瓜奸污的嘶叫聱。其中之一,十三岁的美特,曾强力反抗;但她的侵犯者是一个似黑猩猩般的大汉,他的有力大手将她的白嫩小手紧扣,向外张开,他将美特按在地上,将她的小乳房全部吸入嘴中,巨棒似的鸡巴滑入她的肉缝下方,强行挺入她的小屄。

  美特感到一阵撕心激痛,似被一根烙铁插入下体,她尖声嘶叫……因她意图反抗,有三人一齐来“惩罚”她,三根肉棒同时在她的肥白阴户、玫瑰后庭和樱桃小口中肆虐。

  “她太小了……”海伦喃喃叹息。

  “这样才美!……这样的裸体白人女孩真美丽!”布托得意笑说。

  园中所有的十二名少女,都被一一破瓜、轮奸,无一幸免。

  海伦无助的看着她的两位来自英伦的好友,廿岁的玛奇和十八岁的路意丝,正被粗暴的奸淫。她们都是处女,曾力图挣扎,但都被粗黑的鸡巴一一破瓜,强行奸污。

  良久,所有的士兵们都已发泄过,草地上横七竖八的尽是被轮奸过的女孩的雪白裸体。她们有的在呻吟、有的哭泣,满脸泪痕……例外的只有海伦,到目前为止,她只被奸过一次。她似是布托的禁脔,没受其他人来侵犯她。

  “强奸是一件可怕的事,”布托平淡的说,他靠近海伦身边躺下:“有时也真会失去控制,你以为是吗?……但这可以算是我们对这里的白人坏蛋的报复,我们已糟蹋了他们的女人!”

  “现在你要将我们怎样办?”海伦问。

  “我本来想用刀割破你们的喉管,”布托无情的说:“可是我改念让你们活着,我的目的是在使他们能目睹我们能怎样对付他们的女人!”

  海伦茫然失神的躺着,身上数处仍在渗血,她试图移动身体不让布托靠得太近。

  布托对她倒是意外的文明。“小东西,”他说道:“你可自由离去。我操了你,只是因我喜欢你,想尝尝你的滋味,而并不是刚才说的‘报复’。这次你和你的英格兰来此的两位女友不幸刚好碰上,来参加了这批荷兰白人坏蛋的宴会。噢,是的,我很清楚知道你们三人是谁,我来前已有很好的情报。”布托露齿而笑。

  布托命令士兵们开始着装,将女孩们抬回屋内。士兵们对他显得很服从,马上遵命照办。似屠宰场中刚被除毛剥净的白羊,全裸的少女们被斜挂在士兵们的肩上,进入屋内。

  在豪华的舞厅中,女孩们的亲人家长,惊怖的看到她们被背进来,整齐的排列在他们面前的光滑地板上。全裸的女孩们,身上有被划割的零伤,下体都是一片狼藉,有的还在流血。

  布托指令自外进来的士兵中的四人替换下一直在屋内值岗监视的兵士。
  “现在该你们的!”他向这刚下岗的士兵说,然后他又向其他士兵说:“谁想要,可以再操她们!”

  几乎所有的士兵都热烈响应,再度卸去衣裤。行动较快的已来到他们选择的女孩身畔,分开大腿,将硬挺的鸡巴插进她们已饱经蹂躏的小屄中。十二位姑娘每人身上都有一名黑大汉压着,他们的屁股都在飞快耸动,在她们的父母亲友眼前,开始粗率的奸淫。其余的士兵有的在她们身上抚摸揉捏,有的在吸吮胸乳、有的则站在正在行淫的身后,抚弄着鸡巴,等候他们的轮次。

  有的女孩子想反抗,但立刻就会有两、三名士兵上前帮忙,将她们的手脚按住,无从反抗。厅中响起少女们的呜咽嘶叫声、士兵们的嘻笑声,和十二支粗长阳具在充满了精液的十二只白嫩的小屄中磨擦,厅中响起一片奇特的咕叽声。
  屄上未长毛的几位小姑娘显然是这群人的特爱。布托也在中途排众插入,在玛格丽的父母面前奸了他们的这十岁小女儿一次。另外三位十一、二岁的女孩,阴户上也是光溜溜的,她们的身边也有多人在排队等候。人数多了,这些强奸者似有了默契,每人在这四只无毛的小屄中抽插几十下后便移防换班。

  但最热门的仍是已被多人奸淫过的十六岁姑娘格利西,她此刻又再被多人轮奸。这回那两名白人雇佣兵也如愿以偿,在她那光滑丰肥的嫩屄中奸操了好一阵才在她的阴户内射精。

  没有布托在身旁疪护,海伦已被轮奸了五次,她只有默默的承受。第六个是个瘦而很高的精悍黑汉。他的阳具长约十四吋,他深深的插入,海伦感到十分酸痛,她感到他的龟头已突入她的子宫。他低下头来要亲吻她,她用手抵挡,极力回避,低叫“滚开!”这长汉抓住她的手,狠狠的给她一记耳光,她晕了过去。
  待她醒来时,这黑汉已享用过她,正自她的白嫩小屄中拔出刚在她屄内射过精的特长阳具。

  厅内空气中弥漫着精液的气味,海伦闻到了浓烈的、如同阿门尼亚化学药液的剌鼻辛腥。

  士兵们的兽欲似都已得到满足的发泄,布伦下令着装,士兵们遵令行动。
  布托走到海伦身边,“看顾她们的伤口……我知道你是个护士。”他下命令似的向海伦说。

  士兵们抗起步枪、子弹带、自动机枪和其他物件,一窝蜂的离去。

  待他们一走,海伦立刻跑到玛奇和路意丝身边。她俩都已半坐起,仍是全身赤裸的,美丽的裸体上尽是血迹、士兵们留下的脏汗和沾糊辛腥的精液。玛奇结实丰满的右奶下有一条很深长的水平向刀伤,仍在出血,看来好似兽兵们曾一度想要割下她的美丽乳球。

  “我将需要你们的协助!”海伦向她两位朋友说:“我们必须快救护这些小女孩,首先是最年幼的玛格丽……但我们得马上为这些男人们松绑!”

  她捡起地上一柄士兵们遗漏未带走的小刀,割断温德格先生和其他男士身上的绳索。男士们已酒醒了好一阵了,松绑后立即自枪械室找来了武器,很快的就组成了一个小队,立即出发追赶这群作恶逞淫的雇佣兵。

  家中所有的通讯设备都已被士兵捣毁,车辆都被破坏不能发动,温德格叫一个较年轻的男子骑脚踏车,到邻近的一个镇上去求紧急医药救助,那镇上有一位医生。年轻男子受命,立即飞奔而去。

  海伦跑进一间浴室,拿了一条大毛巾裹在自已身上,再在熨衣橱中找到一叠床单和毛巾。她将床单毛巾全部取出,抱到大厅中,将之分配给所有的裸体女孩们。这时这里已响起一片哭泣聱,流泪的妈妈们正在安慰她们的受创女儿,切齿誓言一定要复仇……

合作QQ:3483155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