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安妮结婚的时候她只有18岁,现在我们在一起已经生活两年了。安妮是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她的身高足有一米七,两条腿又长又性感;她34D的丰满乳房和长及腰间的黑色长发非常吸引异性的目光。
  我叫大卫,今年24岁,身高比我妻子矮一点,只有一米六八,而且我的鸡鸡也不大。但是,婚后我们夫妻的性生活还是非常和谐的。安妮虽然平时是个安静、腼腆的女孩子,但是在卧室里她总是那么激情,性生活中喜欢占主导地位。
  她非常喜欢做爱,而且在做爱的过程中喜欢大喊大叫,也喜欢搞得床铺咚咚响。
  我的阴茎在勃起的时候大概也只有4英寸长,因此总遭到安妮的取笑。在结婚前当她第一次看到我的小阴茎的时候,就忍不住大笑起来,但是,我们之间深沉的爱情让她包容了我这样的缺陷,还是非常快乐地和我举行了婚礼,成为了我的妻子。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我的鸡巴的确太小,在性生活中很难满足她的所有需求,所以,从我们发生了第一次性关系不久,她就开始要求我在和她性交后再用嘴巴和舌头满足她的性欲,用舔吸她阴唇和阴蒂的方法帮她达到高潮。其实,我妻子的要求也不算过分,因为我虽然尝试和很多方式,都无法仅仅用阴茎让安妮达到高潮。
  在有些时候,她甚至很难感觉到我插在她身体的小阴茎,更无法带给她刺激的享受了。她常常幻想我有一个超大的鸡巴,但我却只能用嘴巴和舌头来满足她最后的愿望。不过,用口舌帮她达到性高潮也给了我一个难得的机会,让我在每次射精后再从她的阴道里舔吃自己的精液。
  由于我的鸡巴很小,安妮便对其他男人的身体充满了好奇,她常常问我我那些哥们儿脱光了衣服会是什么样子的、他们有什么样的性癖好、以及他们的阴茎到底有多大,等等。看到她每次听我讲这些事情时都很兴奋,我也就不断添油加醋地给她渲染那些事情。
  有一天晚上,我们躺在床上,我又跟她讲起我朋友的事情,告诉她说有一次我们一起上厕所,我看到本的鸡巴非常大、非常粗。本是我最好的朋友和铁哥们儿,安妮也认识他,所以,她听了我的话后非常兴奋,从此就不断打听关于本的事情。后来,当我们每次做爱的时候,她都会开玩笑说,她真希望我的鸡巴像本的那样大,让她可以真切的感受到插在她身体里的大肉棒。
  幸运的是,我们家住的是个独立的房子,隔音也很好,安妮在做爱时的胡言乱语不会被别人听到。如果我家的房子像那些公寓楼那样许多房间紧挨在一起,隔音效果又不好,做爱和说话的声音都会被邻居听到,那我们还不尴尬死了。
  不过,当我带着安妮和几个铁哥们儿一起出去旅行度假的时候,这样的尴尬立刻就出现了。那次,我带着安妮计划一起出游,同行的还有我5个男性朋友,其中两个也准备带上女朋友的。但是,到了出发的时候,那两个女孩都因故不能一起走了,结果在我们这个旅游小团队里,只有安妮一个女孩了。
 〈到团队中6男1女的状况,我问安妮是否还愿意跟我们一起走,她说既然已经决定了,还是按照计划出游吧。于是,我们就开始了为时两周的旅游休假。
  在入灼店的时候,我们要了三间相临的房间,我和安妮住中间一间,其他5个哥们儿分别住在我们左右隔壁的房间里。第一个晚上,在做爱的时候我极力制止安妮大声呻吟和尖叫,因为三个房间的窗户都开着,我可不想让我那些兄弟听到我妻子鬼哭狼嚎的淫荡叫声。
  在我和安妮做爱、以及射精后舔吃她阴户的时候,我注意倾听着隔壁是否有什么动静。还好,什么声音都没有,看来那几个哥们儿睡着了,或者房间的隔音很好,他们有什么动静我这边也听不见。
  这样,到了第三天晚上,情况变得有些失控了。安妮和我在床上做爱的时候又忍不住大喊大叫起来。不过,我并不太紧张,因为既然我听不到隔壁的任何声音,大概他们也听不到我们的吧?
  像在家里时一样,安妮在和我做爱的时候,又开始大声取笑着我,说我的鸡巴实在太小了,简直就像个几岁小男孩的小鸡鸡,而她更希望和一个有巨大鸡巴的真正男人性交。在我们做爱的过程中,她一直大声说着这样的话,因为她知道我喜欢听她这么说,这些话也可以让我们都感觉很兴奋。
  我射精后,她拽着我的头把我按在她的两腿之间,让我舔吃她湿润的阴道,大声要我吃掉我自己射进去的精液。我舔吃了她大约20分钟,直到她达到了两次高潮、阴户被我舔得干干净净后,她才放开了我。
  我刚刚从我妻子的两腿之间抬起头,正准备擦掉满脸满头的精液和淫水,突然听到左边房间我那些朋友们大喊大叫的欢呼声和掌声,接着,右边房间的朋友也加入了进来,大喊着说我和妻子干得太猛了,我妻子的叫声太刺激了。他们还说,我的鸡巴太小了,只能用舌头给我妻子带来快乐。这让我感觉非常尴尬。
  但安妮却觉得很好玩,她甚至反唇相讥,说他们是在嫉妒我们夫妻。我妻子的反应大大刺激了我那些朋友,他们再次开始大声取笑我们,并告诉安妮他们可以让她享受到真正男人的巨大鸡巴,享受到可以达到高潮的真正性交,而这些她从我身上都是得不到的,等等。
  听着他们的调笑,我感觉羞愧难当,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让人非常难堪的是,我那些哥们儿都知道了我用鸡巴根本无法满足妻子的性欲,只能靠舔吃她的阴户来让她达到高潮,这让我觉得实在太丢脸了。
  第二天,当我们夫妻和那几个朋友在游泳池相会的时候,他们一起和我开起了玩笑,大声叫我「小铅笔头」、「小牙签」等等,还有人干脆给我起了个外号叫「小奴仆」,因为我太喜欢舔吃妻子的阴户。
  对于朋友们的揶揄和玩笑,我只能尴尬地一笑了之。而安妮觉得他们说得话很搞笑,也跟着他们起哄开着我的玩笑,甚至添油加醋地说什么从技术曾面上来说,她现在还可以说是个「处女」,因为我的小东西根本没有达到应到的深度。
  其实,安妮在认识我之前已经交过好几个男朋友,和他们都上过床。要不是因为她已经有了丰富的性经验,也见过好多男人的大鸡巴,我本来想骗她说我的鸡巴虽然不大,但也是比较标准的尺寸了,可不幸的是,我在这一点上根本就骗不了她,她甚至比我知道得还多呢。
  结婚后,她曾多次告诉过我,我的鸡巴是她见过的最小的了,但她一直对我说,我的鸡鸡是「小而可爱」。现在想想,她那么说一定是在安慰我。
  到了晚上,我已经习惯了那几个朋友就我的小阴茎开的玩笑了,而且,事实上我心里也很清楚,从此以后我就会成为那些朋友取笑的对象了。不过,连我自己也觉得奇怪,我怎么就习惯了被他们羞辱和取笑了呢?
  晚饭后,我们夫妻和那几个朋友一起去一家夜总会玩。在那里,我发现我那几个狗屁朋友开始打我妻子安妮的主意了,他们争先恐后地邀请我妻子跟他们跳舞,弄得我甚至都没能和安妮跳一次舞。在舞池里,他们轮番搂着我妻子在人群里旋转、亲昵,不断用下体顶撞安妮的阴户和屁股,手也经常抚摸到她的屁股和胸脯。就因为他们知道我不能在正常性交中给妻子真正的快乐,就因为他们知道了我的阴茎比较短小,就这么肆无忌惮地挑逗我妻子,这帮朋友可真够哥们的。
  但是,安妮似乎很受用这种众星捧月般的待遇,很得意自己能够让我这些朋友不断地向她献殷勤。以前的拘谨一旦打开,她立刻变得非常开放和淫荡,而且她很喜欢这种非常暧昧的氛围。
  在夜总会里玩了几个小时后,我们一起返回了酒店。当走到我们夫妻房间门口的时候,那几个家伙又开起了玩笑,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道,如果安妮需要帮助或者其他什么事情的话,只要给他们打个电话就可以,他们都愿意效劳。安妮对他们笑笑,说了声晚安就进了我们的房间,我也赶快跟在她后面进了屋,回手关上了门。
  我知道我那帮朋友肯定会像昨天晚上一样等着偷听我们做爱的声音,于是决定今天晚上不做爱,让他们的希望落空。可非常不幸的是,安妮却想像昨晚一样跟我做爱,我们刚一上床,她立刻开始抚摩我,从我的胸膛一直抚摸到下体,抓着我的阴茎温柔地套动着。
  同时,她趴在我耳边轻声说道:「你朋友说的那些话你千万别生气,也别往心里去啊,他们不过是在嫉妒你,嫉妒你有我这样性感、漂亮的女人在床上陪着你。」
  说着,她加快、加重了套动的动作。
  我妻子温柔的耳语和手上强烈的刺激,一点点消磨着我「今晚不做爱」的决心,时间不长,我就不知道是主动还是被动地被安妮拉着趴在了她的身上,我的阴茎非常坚硬,龟头前已经被渗出来的淫液弄得又湿润又滑腻,很容易地就进入了我妻子的身体里。
  我刚刚开始抽动,安妮就笑着说道:「你真的是太小了,我根本就感觉不到你的小鸡鸡,不知道你现在到底插进来了没有。你的小鸡鸡真比5、6岁小男孩的鸡鸡还小啊。」
  听了她的话,我有些生气,也有些无奈,只能拼尽全力使劲地肏她。由于肏得过快过猛,我很快就在她的阴道里射了。在我射精的时候,安妮紧紧地抱着我的屁股,好象生怕有一滴精液流到外面去。
  我休息了几分钟后,安妮趴在我耳边悄悄说,她想达到高潮,要我再跟她玩玩。我伸出手去搓揉她的阴蒂,但她马上推开了我的手,要我钻到她两腿之间去舔吃她的阴户,她说她非常喜欢我用舌头触摸她的感觉。
  虽然她的声音不大,但还是被隔壁我那几个朋友听到了,显然他们是专门在隔壁偷听的。他们立刻鼓噪起来,大声喊着要我把自己的脏东西舔吃干净。紧接着,一阵轰笑从两边的房间里传过来。
  安妮听见隔壁的说笑声,也跟着咯咯笑着,两只手按着我的头使劲朝她粘满淫水和精液的阴道口压。「快点啊,快点舔我!」
  安妮说道,「如果你真的爱我的话,就赶快舔我。」
  说着,她把我的鼻子和嘴唇按进了她滴着骚水的阴道里。
 ⊥在我拼命舔吃着安妮阴道的时候,她也在努力让自己快点达到高潮,嘴里还不断督促我舔得再快点,再狠点,或者问我是否喜欢她骚屄的味道。很快,安妮就开始大声尖叫起来:「哦哦哦哦,我到了啊,我到高潮了,哦,上帝啊,太舒服了,快……快,再使劲舔我,吸我,哦哦,好舒服啊……」
  [全本完结]事后,我们俩都累坏了,安妮松开按着我头的手,翻过身很快就睡着了。
  我也懒得再起床去洗脸,带着满脸的淫水和精液也很快就睡着了。到了早上,我那几个朋友见到我,自然又是一翻奚落,而我甚至已经习惯了被他们取笑。到了晚上,情况和前一天一模一样,安妮继续和我疯狂做爱,做爱中继续大声呻吟,我的朋友们也继续在隔壁偷听,继续用嘲弄的话语开着我的玩笑。
  这时候,安妮与我那些朋友也变得更加熟悉,也开始与他们挑逗调笑,有些玩笑甚至开得有些过分了。白天在游泳池游泳、晒太阳的时候,那些朋友会虎视耽耽地盯着我妻子只穿着比基尼的半裸肉体,并时常找机会抚摩、触碰她裸露的肌肤。有一次,当她脱掉乳罩晒太阳的时候,有个家伙甚至假借替她涂抹防晒霜的机会抚摩了她的乳房,而其他人则色眯眯贪婪地看着那香艳的嘲。
  那个抚摸了我妻子乳房的家伙叫本,他得寸进尺地要安妮也给他涂抹一些防晒霜。我妻子是个善良的女人,当然也许内心里也想和本调调情,就愉快地答应了他的请求。
  她要本面对泳池站好,先在他的后背涂了一些防晒霜以后,问他是否也要给他的大腿后面涂一些。本当然很享受被我妻子小手抚摩的舒适,连声说好。我妻子就跪在他身后,双手上上下下地在他的两条大腿上来回抚摩着,她白皙的小手和他黝黑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安妮似乎也很享受这样的抚摩,她长时间不厌其烦地摩擦着本的大腿,每次擦到上面的时候都会在他的阴囊处停留一下,再故意将手在本鼓起的裆部磨蹭几下。本分开腿,仰着头享受着我妻子的抚摸,很明显我妻子已经在隔着泳裤抚摩他的阴茎了。
  这时,本已经忍耐不住了,他转过身,把被勃起的阴茎顶起的大鼓包直接对着安妮的脸,那几乎顶破裤头的龟头离她的鼻尖最多有4英寸远,大概安妮都可以闻到本阴茎的气味了吧。
  一时间,两个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尴尬相对,不知道该说什么。安妮呆呆地看着眼前雄性的肿大,仿佛在心里估计着本的大鸡巴有多大,而本则双手放在屁股上,低头看着跪在他面前女人,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
  这个混蛋本竟然当着我妻子和我们几个人的面搓揉起自己的阴茎来,而且,他把裤头朝下拽了拽,勃起的阴茎有一部分已经露在裤头外面了。本的大胆动作顿时打破了所有人的矜持、犹豫和彷徨,安妮看到那根巨大的阴茎后,抬起头毫无羞涩地对本说:「不错啊,它看起来很漂亮呢!」
  本得意地大笑起来,其他几个朋友和我都跟着笑起来,现在的气氛变得非常暧昧了,每个人的心里都充满了性的冲动。于是,我那几个朋友都要求我妻子为他们涂抹防晒霜,而当我提出也要她给我涂抹时,安妮竟然说她太忙了,要我先自己涂抹着。然后,她就一一给我那几个朋友的后背、大腿、前胸甚至小腹上涂抹上防晒霜。
  由于前面有了本的榜样,我那几个朋友都不再假装正经,他们一边享受着我妻子小手的抚摩,一边拉开裤头,放肆地在我妻子面前套动着他们坚硬的阴茎。
  安妮看到那么多粗大的阴茎,神情不禁有些恍惚,在涂抹防晒霜的过程中会不由自主地抚摩一下那些粗大的肉棒。
  当我妻子给我5个朋友一一涂抹[全本完结]防晒霜后,他们又反过来要给安妮的身上涂抹防晒霜。一般来说,在有我在场的情况下,她应该让我帮她做这样的事,但现在她却把这个工作交给了我的朋友们,而我似乎成了一个局外人。
  没办法,我只能一边给自己的身上涂抹着防晒霜,一边看着我五个朋友的十只大手在我妻子娇嫩、赤裸的身体上抚摩着。他们则让安妮躺在泳池边的休闲椅上,安迪抢先在我妻子的一条腿上抚摩着,从她的脚丫开始涂抹防晒霜,而杰克则赶快占住了安妮的另一条腿。

合作QQ:3483155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