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城堡的时候,门卫告诉我们老领导已经等候我们多时,这下我们两个都傻眼了,不是说出发的当天也就是明天才回来的吗?怎么提前了?我们两个偷偷溜出去不会有事吧?但是反过来想,这些门卫都是他的人,我们走的那天老领导就应该是知道的了,而且这几天都没有打电话给小林,经过一番分析,我觉得老领导肯定是对小林心中有数,所以不多过问,于是我拉着小林的手:「没事的,走,我们去给老领导解释一下!」

  小林还是一副慌张的表情,我再一次拉着她的手一边走一边说:「没事的,相信我!」

  我们径直走到中间的大厅。

  老领导见我们以后,缓慢的站起来,也没万有[全本完结]全站直,仿佛身体不舒服的样子,我仔细的看了一下,他脸色不太好,站起来的时候腿都有些发抖,但是仍然满脸的笑容招呼我们到沙发上坐下。

  老领导:「这一趟玩得不错吧?应该是很开心吧?」

  小林不敢说话,我回答:「对不起,您老别责怪小林,我们先认真的准备了一个星期,小林说没什么问题以后,我就想回去俱乐部看看,所以硬拉着小林去的。」

  老领导听了之后笑道:「你们两个紧张什么啊?我又不是来兴师问罪的,要是我不同意你们这样的话,你们应该知道结果的吧?」

  说[全本完结]他又盯着我们两个看。此时的小林仿佛如释重负,嘟着嘴看着老领导。这个表情连我都忍不住和老领导一起笑起来。

  老领导:「好了,我说过全权交给博士的,参加比赛一事我不会多过问的,能不能拿奖就看博士和小高了,我是对你们抱有绝对的信心的,当然,你们不要有太大的思想包袱,这次是我最后一次去参与这个比赛,能不能拿奖都是最后一次去参加了,不管你们拿不拿奖,我都会让你们平安回来的,更不会责怪你们,放心去好了。」

  我:「您老请放心,这次虽然我们回俱乐部玩了一趟,但是小林可没有忘记对您负责啊,在俱乐部也没忘记调教我和开发我啊,说是去玩,但实际上是她去玩,我只是被转移到那边去调教而已,而且,俱乐部那帮家伙简直和小林就是一伙的,我可没得什么清闲啊……」

  老领导一听,仿佛很有兴趣,两个眼睛大大的看着我们,满脸的笑容,似乎有他意想不到的喜悦。随后小林和我你一言我一语的把俱乐部的事情告诉了老领导,包括他们最后对我的身体改造。老领导听到以后满意的不停点头,「既然这样,就给我展示一下吧!」

  这时候小林仿佛被什么电到了,灵机一动:「恩!我想到了,您这个点子实在是太好了,您老等我一会,我去准备一下,十分钟后您带着她到我的工作室来,我给你来一个全面的展示!」

  老领导:「哦?博士又有什么好点子?」

  小林:「哎呀,您等一会就知道了!」

  说[全本完结]扭头就走了。

  我知道小林肯定没打什么好主意,真不知道这个邪恶的女人又在想什么方法来折磨我了,虽然有些紧张和不安,但是更多的是这副身体知道又将被调教,一种莫名的兴奋席卷而来。老领导看到小林这活泼的样子,感到非常的欣慰,不枉费老人的期望,一阵大笑……

  然而老领导的大笑慢慢的演变成为剧烈的咳嗽,咳得非常厉害,他迅速的从口袋里掏出手绢捂着嘴巴弯着腰。真不知道是不是老领导的老病,这把年纪的人多病是正常的,我站起来走到老领导的旁边,用手轻轻的拍着老领导的背心。他的咳嗽开始减弱,左手往旁边一挪,宽大的手掌握着我的膝盖,隔着丝袜我能感受到这双大手的力度和温暖,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涌上心头,真为老领导的不幸遭遇感到惋惜。领导的右手将手绢捏成一团,伸出食指指了指桌上的水杯,然后继续捂着嘴。我将水杯递给领导,他喝了两口以后咳嗽终于停止了。

  我坐回旁边的沙发上,「您老这是老病?」

  老领导点点头:「老病了,就是以前医疗条件不好,肺上有点小问题,不要紧。」

 〈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我们两个沉默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老领导似乎还没缓过劲来。我突然想起来即将要去参加的这个比赛,我还一无所知呢!「老领导,这次要去参加的比赛具体是些什么内容啊?可不可以请您给我介绍一下?」老领导:「博士没有给你介绍吗?」

  我摇摇头,「那家伙就知道捉弄我,哪会给我说什么比赛的情况哦。」

  老领导笑了笑:「比赛的事情等下告诉你,刚才你们告诉我这几天在俱乐部的事情,其实小李的那段我早就知道了,没想到那边的情况比我预想的复杂,真是苦了小李了,万幸的是他在那边,这样的话就万无一失了。」

  老领导说的「他」应该是老黄,看来是他的老部下。「您说的是黄书记吧?」我问到。

  老领导点点头,「是的,老黄这个人是我的老部下,为人忠诚可靠,没想到他这几年也好这口,一直都没告诉过我你们的事情,他知道我这几年在经营SM俱乐部的事情,看来他也不想把你这个宝贝拿出来分享啊!」

  老领导这句话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说,毕竟我也是在老黄的办公室呆了不少时间的……「您老还是别取笑我了……」

  老领导:「好好,那边出事的第二天,老黄就立即给我说情况,我也出了一点力,帮助他做了一些事情,用事故来平息那件事情。老黄也顺便向我问了问小余的情况,说实话这个年轻人虽然我没有见过面,但是我从小林这里、老黄那里,还有从你这里得到消息,他给我的印象很好,机灵、处事得当、敢作敢为,我很喜欢!以后你们在那边多和老黄走动走动,他毕竟年纪大了也需要有人陪伴,我会给他做好交待,有他在你们的身边你们就放心吧!」

  老领导这些话说得很唐突,我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给我说这些,我只有顺着他的意思点了点头。

  老领导:「闲话说了这么多,现在回答你问的问题吧,上次给你们说过,自从以前主办大赛的那个女人死掉以后,大赛没有了主办方,但是大家都不愿意让这个大赛就此结束,几个大俱乐部的老板坐在一起,经过几天的商议后决定延续这个大赛,并给大赛取名——超级M大赛。股东们轮流承办每年的大赛,而且股东们互相预定不能将大赛作为自己盈利的手段,收取的报名费必须全部用于大赛的各项开支,如果有结余,将全部作为奖金或者奖品,而且每个主办方都必须制作特别的奖品作为对夺取冠军的女M的个人奖励,这个奖励就不属于女M所属的俱乐部,而是属于个人,也就是说这次如果你得了冠军,你个人将得到一份奖品,属于你的而不属于我。」

  我点点头后说:「那当年老领导为什么不成为股东之一呢?您应该也是比较热衷于这项比赛的啊?」

  老领导:「其实我并不热衷,当年去参加这个比赛[全本完结]全是一种自我放弃、是一种放纵之后的行为,我放纵自己,仇恨女人,所以到他们成立股东大会的时候我的注意力根本不在上面……」

  我再次点点头,领导继续说:「每年的承办方不同,个人喜好不同,因此,每年的比赛项目都不同。今年的承办方就是亚洲最大的SM俱乐部老板,是日本的,日本的这方面的市场很发达,你是知道的,日本的SM就是一个行业,他的俱乐部已经形成品牌,在日本的SM俱乐部行业里面,已经处于一种垄断地位。这次的比赛就是在日本的冲縄附近的一个小岛举行,这个岛是被他买下来的岛,已经是他的私人财产,而且岛的位置很特殊,据说周围有什么磁场干扰,无线电无法接近,只有高清的观察卫星才能看得到,而且普通的GPS导航系统在那片海域也用不成,只有通过他定制的GPS导航仪才能到达这个岛。」

  我:「啊?需要做得这么隐蔽吗?国际性的人口贩卖活动也没有这么隐蔽吧?而且除了在中国,其他国家的这些活动应该法律都不管的吧?还有,这么偏僻的地方这么难找到,不就成了几个M在那个地方比赛,观众都没有啊?」

  老领导:「哈哈,看来咱们的小高同志表现欲望很强,没有观众的话连比赛都不想参加了呢!」

  我晕,一不小心被老领导钻了字眼,「哎呀,我不是这个意思,花这么多钱举办这样的比赛,起码要热闹啊,这么偏僻的地方人都来不了,那这个比赛举办来了以后就好像是几个俱乐部自己在打仗一样,[全本完结]全失去了举办的意义啊,而且钱也赚不到嘛!」

  老领导笑了一笑:「这个你就多想了,这个比赛的举办根本就不是针对贫民大众来举办的,直接就是针对SM行业举办的,要知道大部分的SM行业都是有家底、有臂膊的。而且这个行业里面大家都是朋友,互相之间可以联络,甚至还可以组队,所以到了比赛的时候,几乎SM界的人士都会去的,人山人海的,而且想去还不一定能得去,都要经过一些身份的调查程序这些才可以去的。」

  我恍然大悟,这个行业根本就不能按照常规的市场体制来判断。「那参赛的都会是哪些人呢?有哪些项目和需要走什么样的程序呢?」

  老领导:「报名很简单,只要有一份俱乐部的资料,参赛M的资料,还有一份报名表,再缴纳一定的报名费就可以参加比赛,所以报名的人会很多,毕竟那么大金额的奖金是很有吸引力的,很多小的俱乐部都会想去博一下,这样的一种心理促使报名的人很多,同时也因为人很多,所以每个人的报名费就相应的变低,报名费越低,报名的人就越多,这就是一个相辅相成的关系。」

  我:「那您这次让我参赛缴了多少报名费呢?」

  老领导:「费用你就不用过问了。」

  我识趣的回答:「哦!那这次的比赛有哪些项目呢?」

  老领导:「这个赛前不公布的,必须到了比赛开赛的当天才会公布。」

  这一下我紧张了,「那会不会有哪些穿刺、烙铁、这些残酷的刑罚呢?」

  老领导看出我的神情:「别紧张,比赛是为了评比最优秀的超级M,而不是评比受虐狂,M和受虐狂是有区别的,超级M首先第一点就是要漂亮,如果身上到处都被弄得烂糟糟的,那还当什么超级M呢?所以历年来都没有这类的项目。说道这里我就提醒一下了,这次是在日本,最近几年日本的SM器具的发展很是迅猛啊,估计是高强度的性刺激居多。」

  听到老领导这么说,我心里面安稳了好多,「这样就好办了,要知道我最不怕的就是性刺激了!哈哈……」

  老领导笑着站了起来,「有你这句话就好多了,咱们也说得差不多了,10分钟早就过了吧,小林应该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走,我们过去吧!我可是很有兴趣看看你们这趟旅行的成果哦!」

  老领导和我说这些的时候明显有一种宗气不足的感觉,他站起来刚和我要走的时候又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他也急忙用手绢捂着嘴巴,这次的咳嗽比刚才还要剧烈,似乎他都有种站不稳的感觉,我急忙过去扶着他。咳嗽持续了3分多钟,真不知道他这是什么病。

  老领导缓了缓以后,将右手在体侧向前弯曲,小臂伸向前方,左手伸过来拉着我的左手从他右手的腋下穿过,往上一提,让我的手挽着他的臂弯,一种标准的绅士礼仪。然后就带着我朝小林走去了。看到这一幕,对他的钦佩之情又加深一步。我也挺直身体,面带微笑,以最佳的形象配合着旁边这位绅士。

  很快我们到了小林的工作室,只见小林坐在她的座位上,用手撑着脑袋搭在一个机器的控制台上,一副焦急、闷闷不乐的样子。见我们进来之后,一改刚才的心态,活蹦乱跳的走到我们的身边,先把老领导招呼着坐下,然后就让我在老领导的面前脱衣服。虽然这也不是我第一次这么做,但是真有点难为情。我转过头看着老领导,他微笑着点点头。看来也没什么好害羞的了,毕竟都已经走到这一步。我很快脱掉了身上的全部衣服,赤裸裸的站在他们面前。这时老领导看得出神,走到我的身边,用手直接从我的后背摸到胸部,又摸到屁股、腰、腿,最后摸到我的阴户、阴蒂、阴道。我没有反抗,还把手拿开让领导随心去摸,毕竟我知道我现在的身体是很有吸引力的,而且自己那可笑的害羞和自尊心早就成为一种掩护而已,何不在老领导的面前做一个真正的自己呢?

  老领导一边摸一边点头,嘴里不停的赞叹到:「真是[全本完结]美的皮肤,[全本完结]美的身材,真是太[全本完结]美了……」

  随着老领导的抚摸,特别是摸到我的阴蒂的时候,每触碰一下,我的身体就跟着颤抖一下,果然被她们改造过后的阴蒂、乳头变得敏感很多,我已经来了感觉,但是老领导似乎觉得我这是正常反应,摸了几下以后就没有再摸了,他不知道我已经不希望他停下了。

  这时小林拿了一套衣服给我,一改往常的皮具作风,我拿起一条连体袜,黑色的超薄型连体袜,从脖子到手指到脚趾全部都包裹在里面,而且弹性非常好,一穿上它就感觉到紧紧的收缩感。我从下往上穿,先穿好了双腿,我用手一摸,手感确实非常好,很柔软,很滑,接着就应该要穿手了,我用左手辅助将右手伸进袖筒,慢慢的往上提,到底的时候我发现这个袖口是没有开口的,和袜子的那头一样将整个手掌包裹起来,手指不能分开,正在我犯愁的时候小林走过来,「握拳!」

  然后在我的前面用她的手捏着一个小拳头在我的面前做了一下示范,然后她用力的往上提这个袖口,终于将肩膀处的接缝拉到位,这时我右手的拳头已经不能再打开,丝袜的弹性真是太好了。随后小林帮我穿好右手,然后收紧每一寸丝袜,特别是收紧脖子的地方,丝袜的领口几乎已经包裹住我的喉结。

  丝袜穿好了,我的乳房整个从黑色的丝袜洞中穿过挂在胸前,脚上的丝袜和身上的丝袜仅仅通过双腿前面和屁股后面的四根吊带连接,整个屁股和下体全部裸露在外面,后背上是网状的镂空。穿好丝袜以后我的双手已经不能用,只能捏着拳头缩在丝袜里面,后面的装备就是小林帮我穿的了。

  首先是一个银白色的项圈,准确的来说这已经不是项圈而是一个护颈,非常的宽大,一直顶到我的下颌,尺寸也刚好贴着我的脖子,没有一丝的松懈,从质地上来说应该很厚,而且有一定的重量。护颈的前后左右分别连接着4个钢圈。

  其次是一根腰带,腰带差不多有20公分宽,几乎可以算是一个束腰,但是中间的8公分是银白色的金属圈,很厚实,很牢固,金属圈的上下都是黑色的硬布。

  小林拿起这根腰带以后又放下了,然后拿起一双高跟鞋,黑色的18公分系带凉鞋,系带在脚背上蜿蜒,在脚踝处收紧。穿好高跟鞋以后,她又拿起两个皮圈套在我两腿膝盖下方的位置,这两个皮圈的外侧同样连着两个金属圈。接着她带我走到之前我看到的驷马调教器3号的下面,让我趴在机器下方的一张皮凳子上。

  我对这台机器有些恐惧,但是我的身体已经非常的兴奋,我不由自主的趴到凳子上,一边趴一边说:「不是说要等到比赛[全本完结]把它当做礼物送给我的吗?」

  小林:「到时候我重新再做吧,我现在已经等不及要给你用了!」

  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我顺从的将双手背到背后,她拿来一个单手套,将我的手在背后紧紧的捆成一个Y型,在上臂的位置有一个钢圈,周围伸出4根皮带,4根皮带在我乳房的上下各两根,捆得很紧,将我的两臂和身体紧紧的固定在一起,小臂的部分也被3条皮带进一步收紧,特别的是收紧小臂中间的皮带上有一个钢圈,以往的情况,单手套的钢圈应该是在顶端才对的。

  我的两只手捏着拳头在单手套顶端的圆形口袋中丝毫无法动弹。穿[全本完结]单手套以后她将我的双脚向后折叠,高跟鞋的跟已经碰到了屁股,她拿出4根软铁丝,铁丝的两端是坚硬的锁钩,中间是柔软的,她将这4跟铁丝都扣在小臂中间皮带上的钢圈里,然后4个头分别扣在两只高跟鞋的鞋跟和鞋尖的金属圈里,「喀喀喀喀」四声,我的手和脚都被紧紧的连接起来。之前我还没发现高跟鞋还有可以扣的地方,不过想一想小林的手艺可不是盖的,这点东西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这时我动了一下脚,结果我发现这次的驷马比以往的紧得太多,大部分的驷马双脚应该是和双手顶端连接,也就是手掌只能碰到脚尖,而这次,手的位置已经是小腿了,而脚尖已经是压在了小臂的上方,这个驷马太紧了。

  我的脚尖被拉得笔直,脚背直直的绷紧,脚跟贴着屁股丝毫不能动弹,身体被弄的向后反弓。但是束缚还没有[全本完结],这时那根特殊的腰带扣了上来,腰带部分的尺寸和我的腰围一模一样,一点多余的空间都没有,但是腰带的背后加了一块包裹的硬布,将我背后单手套和高跟鞋之间连接的铁丝[全本完结]全压在里面,而且收得很紧,也在一定程度上进一步缩短了手和脚的距离,腰带中间金属圈的四周同样也有着4个钢圈。她似乎[全本完结]成了第一道工序。

  接着机器发出声音,几个挂钩垂了下来,分别连接在后背肩胛骨中间的单手套的钢圈,腰带背后的钢圈和两个小腿靠近膝盖处的皮套外面的钢圈上,随着机器的拉动我的身体离开了皮凳子,小林一脚将皮凳子踢开,继续升高,当我差不多升高到她胸部的位置的时候停了下来,这时我的前方正面对一个直立的滑槽,一个东西正在从上往下滑下来,最后停在我的嘴前面,是一个方形的东西,正对嘴的位置是一个圆洞,下面和左右两边挂着3根铁丝,铁丝的顶端和之前用的一样是一个坚硬的锁扣。小林将锁扣挂在我护勃前面和左右两边的钢圈上,启动了机器,只见滑槽慢慢的朝我靠近,方块中间的圆洞越来越近,在我面前不到3公分距离停了下来,紧接着3根铁丝往里收缩,将我的脖子拉紧,然后从圆洞中伸出一根4公分左右的阳具直插进我的嘴巴。随后她绕道我的身后,一阵机器启动的声音,那两个10公分的阳具进入了我的体内,刚开始的时候有点疼,渐渐适应之后也就不觉得了。

  这时候老领导走了过来,吃惊的问到:「才短短几天就能吞下这个东西了?」小林:「上个星期在这里我对她调教的时候我没敢试,我想可能塞不进去,但是我们到俱乐部以后,我们在那边玩的时候我发现她还有潜力,在那边给她用了8.5公分的,很轻松,最后我们用那些药物给她改造了以后我想应该是没有问题了,果然现在顺利的塞进去了,你看她一副满足的样子不就说明了她的确很淫荡吗?」

  老领导:「你们几个的邪恶科技真是太邪恶了,先进是先进,可是每个女人被你们这样一弄估计都成小高了。」

  小林:「您这就说错了,淫荡是本性,是培养不了的,身体也会有差异,像她这种身体不是哪个女人都能有的,您看看,她下体流出这么多的液体,您见过哪个女人流过这么多吗?」

  老领导没有在说话,只是在旁边静静的看着。我心想,我这淫荡的身体还不是拜你所赐,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现在倒好,把所有的责任全部都退给我了!哼!

  最后在机器的底部打开了,伸出一套装置,首先是两个探针对准我的胸部,小林扶着我的乳头,让两根探针直接从乳头中间插了进去,疼死我了,不过很快就好了。探针进去之后,探针的下方张开一只像手一样的机械臂,只是它的手指太多了,中间的位置是AV棒的头一样的东西,有4个,它们紧紧的夹着我的乳头,外面是10个吸盘,它们吸附在乳晕往外一点的一圈。接下来是后面的装置,构造上面的区别就是没有外面一圈的吸盘,中间的探针不是一根,而是4根,从四个方向扎进我的阴蒂。

  小林拍拍手走下了控制台,对着老领导说:「本来这部机器还有一些电击贴片的,那些可以刺激她的体表,但是我们为了保护她让她的皮肤增加了韧性而降低了触觉,所以现在用也没什么意思。我来给您介绍一下这套装置吧。悬挂的这些就不用说了,口腔位置的这个装置,周边是固定用的铁丝,中间就是对付她的嘴巴的,中间的这个阳具可以随时改变长度、粗细,最粗可以到6.5公分,这时她嘴巴的极限,再粗的话就会撑破嘴唇了,这样就不好了,随时可以改变粗细的功能就可以让她觉得在给不同的男人口交;还可以改变硬度,这样的话阳具变长,变软,特别是顶端的位置再稍微变细一点就可以插到她的喉咙里面,一种被深喉的感觉相信更能满足她;也可以在阳具身体的各个位置开凶,以便注射一些激素,还可以将阳具变成一根很细很长的管子,直接伸进她的胃,给她注射营养液进去。」

  他们往后面走,小林接着说:「阴道里面和肛门里面阳具的功能基本上一样,首先可以改变全身的粗细,可以变成葫芦串,也可以变成一个大肚子。其次,阴道里面的这根,长度不能改变的太长,最多就是28公分,但是粗细是降不下来的,无论怎么改变,最细的地方都有至少8公分,我相信也只有这样才能满足她;而肛门里面的就可以变成很细很长的,直接进入大肠里面,这样的话肛门里面的阳具也成为了输送营养的管道,直接进入大肠吸收。第三,两个阳具表面布满的颗粒也是可以变化位置的,可以形成螺旋状的,可以形成横排、竖排、无规则排列等等。第四,这些颗粒还可以伸出探针,同时兼具注射和电击的功能。」

  小林带着领导弯下腰,「乳房这个地方中间的探针是电击和注射用的,两边的AV头就是震动的功能,外圈的吸盘是可以变化出被捏、揉、挤、压等感觉,同时还可以整体震动乳房。下体的就不用多说了,电击、注射、震动。这些就可以满足她了!」

  老领导:「小林啊,你真是太邪恶了,快开机器,让我看看!」

  小林:「您老想不想看看她什么地方最敏感?」

  老领导:「好啊,你这个机器可以测试出来?」

  小林自信的说:「当然!您看着啊,我这里计时,哪个部位高潮的时间最短哪里就最敏感咯……」

  接下来的时间我就不停的被他们两个玩弄着,而他们也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结论,因为除了嘴巴以外,其他的部位单独接受刺激的话,大概就在50-70秒就能高潮,悬殊都不大,我自己感受到刺激最强的就是阴蒂,但是其他地方同样也能给我带来快速的高潮,毕竟这个机器真的太厉害了。

  这时候老领导让小林关掉了机器,对她说到:「你去收拾一下东西吧,把要带的东西都收拾好,虽然那边准备比较充分,但还是自己准备多一些好,我在这里再观察观察。」

  小林听了以后点点头,然后跑了出去。

  老领导在我的身边四处游走,不停的抚摸我身体的各个部位,也观察着我的下体不断流出的淫液,他走到我身前,由于老领导身材高大,我的头对小林是胸部,对他只到腰部,这时我看到了不可思议的画面。他本来不能勃起的下体居然胀鼓鼓的顶着裤子。老领导拿掉固定我头部的几根铁链,让我的嘴从前面的假阳具上退了出来,紧接着,他降低我的高度正对他的下体,解开裤子,露出了还未[全本完结]全勃起的阳具。

 〈到这一画面,是因为我的身体,因为我的淫荡,才使他出现奇迹,说实话我还真感到一丝欣慰。我伸出舌头舔弄着他的阳具,而老领导也慢慢的将阳具送入我的口腔,渐渐的,阳具越变越大,终于[全本完结]全勃起。而我的吮吸、舔弄的力度也越大,老领导终于忍不住,用手抓着我的头抽插起来。短短一分钟,一股滚烫的精液射到我的嘴里面,老领导这十几年终于得到了一次释放。他没有拿出阳具,继续插在我的嘴巴里面,我也继续的舔弄着。他拍拍我的头:「谢谢你!小高!」

  老领导穿好裤子,又将我升到原来的高度,嘴巴固定在阳具之中,打开了机器的开关。随之而来就是我不断的呻吟和浪叫以及不断的高潮。但是这些没有影响我听到老领导剧烈的咳嗽。我的余光看着老领导走向沙发,他坐下休息了一会,从衣服口袋中掏出一个信封放到沙发上转身离开了,而随着他的离开,一张满是血迹的手绢从衣服口袋中慢慢的滑落,安静的躺在沙发前面的地上。

  老领导离开半小时左右,小林回来了,一进门就大声嚷嚷:「准备好了!」

  但是发现没有人搭理她,只有我不断高潮的呻吟,老领导呢?她环顾四周寻找老领导,终于在沙发上发现了老领导的留下的手绢和信封。她拿着信封和手绢走到我的跟前,我急忙示意她停止机器,小林也领会到我的意思,关掉机器,解放了我的嘴巴。

  我:「刚才老领导在我的嘴巴里面打了一炮,然后就不停的咳,今天他已经在我面前咳了3次,最后这次特别厉害,手绢上面全市他咳出来的血,他是不是有很严重的病?」

  小林:「应该不会啊,他平时身体很好啊,但是我也不敢确定,因为他的生活我是不过问的。」

  我:「快看看信封里面装的是什么?」

  小林点点头,打开信封,首先是一份《遗嘱》我和小林看到这个东西,顿时傻眼了,而且还是经过公证的《遗嘱》里面将老领导300亿的存款给了我,这个城堡给了小林,内容很简单明了,但是为什么没有他所经营的那些SM俱乐部呢?

  小林从信封中另外拿出一封信,信中对小林表示了感谢,诉说了老领导这些年的感受,现在他的肺癌已经是晚期,将不久于人世,特别是最近几天,他感觉到大限将至,这次的比赛他估计没有福分再去观看,好不容易找到我有希望能去帮他赢得比赛,但是他已经再没有机会去享受夺冠的喜悦。

  他很感谢小李、小林还有木木为他发现了我,也很感谢我能够去帮他参加比赛,他没有子女,因此这么多的积蓄也得有个继承。他所经营的所有俱乐部和实体的产业已经全部卖掉,变成了现金,他将零头,大概60个亿左右交到了这次大赛的主办方,目的只有两个,第一是把我作为种子选手,第二是订做一份纪念品在赛后由主办方送给我,其余的钱就作为他捐助的比赛经费。剩余的300亿全部赠予我,他明下的固定资产也只剩这栋城堡,而就送给小林,希望她能壮大产业,继续发明一些高科技的东西。而他的无形资产则是给了木木,当然这在遗嘱中是体现不了的,他所有的势力,以及所有的下属已经都安排妥当,虽然人走茶凉,但是他的这些老部下至少会帮木木一个忙,不管是什么样的事情,而他也会把所有的关系网告诉木木。

  信上的内容大致就是这些。最后还说到,小林一定要让我按照现在的状态到岛上去参加比赛,到了岛上以后会有人和小林联络,负责我比赛的事宜。

  真想不到老领导洒脱,也许一个人一辈子背负的东西太多,当路走到尽头的时候也就没有什么好眷恋的了,而且居然把他如此多的家产全部给我,真是受宠若惊,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这是一种缘分吧,机缘巧合让我在最关键的时候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我和小林沉默了很久,小林说:「老领导也许很快就要去世了,现在也已经找不到他,这次比赛本来是为了[全本完结]成他的心愿,但是现在他不在了,我们去比赛即使得了冠军也没有意义了,你还想去参加吗?」

  我想了一会,「老领导虽然走了,但我想这是他一生的遗憾,而且这次他也给主办方那么多钱,相信他对那边也交代了很多是奇怪,他还是抱有希望的,现在他只是病重,也不一定坚持不到比赛结束。万一奇迹出现,我们得了奖,而他坚持到最后了却了心愿,那不是很好么?」

  小林:「这也倒是,只是老领导不在了,我总觉得没有坚强的后盾,万一那边有什么变故,总觉得很危险的。」

  我:「你说的这个也对,说实话我也有点心里面不安,但是咱们还是为了对得起老领导还是去冒一冒险吧。免得老领导以后的鬼魂说我们此一时彼一时,忘恩负义、说话不算数这些,那多不好啊!」

  小林点点头,「那咱们就开始了哦!」

  我闭上眼睛,转过头对准阳具张着嘴巴,很快再一次进入高潮的海洋之中。

  我知道我现在已经不愿意停止这种虐待了,这才是我生活的乐趣。

  小林将机器的开关全部打开进入程序控制,然后走了出去。

  改造过后的身体对束缚已经近乎于免疫,无论什么样严厉的束缚也不能带给我疼痛感,体内的药物已经可以使血管在受到束缚的时候也能有微弱的流动,器官和细胞不会因为缺氧而坏死,只是麻木无力,性器官的改造让我无法思考,无法抵抗性的刺激,一旦受到性刺激的信号,如果不是因为强制,相信我自己不会停下来,乳房、乳头这两个原来不敏感的地方现在也能让我感到无比的舒服,这台机器的设计已经是彻底使用了我的身体,我无法抗拒,我睁着眼睛却无法思考,迎合着机器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第二天早上10点,门打开了,小林独自走了进来,走到机器后面按了一个按钮,一个罩子从上空缓慢下落,最后将我连同机器全部罩住,随后几声咔嗒咔嗒的声音,罩子和底座连接在了一起。小林的高跟鞋渐渐远离,传来的是一串男人的脚步声,装载着我的箱子动了起来,缓慢的移动到了海边,一艘轮船的声音提醒我,我上路了……

合作QQ:3483155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