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后连续两次射出精液,殷国庆也感到精力不济,
沙发上躺不下两人睡著也不舒服,只好勉强起身把全身瘫软的妇人抱进了卧房。
妇人虽觉不妥,但浑身无力的她无法作出任何举动,甚至一句[全本完结]整的话都说不出
来,赤裸著与男人搂抱在一起,躺在原本只属於自己与丈夫亲密的床上,沉沉入
睡。
清晨,上学的孩子吵醒了睡梦中的男人,才发觉已是近8 点,而此时昨晚高
潮迷醉的妇人还在沉睡。不知是涨尿还是因为紧搂美妇的缘故,殷国庆发觉自己
的肉棒又胀痛著,勃勃地顶在妇人的大腿中间。然而无奈,上午还有个会必须参
加,不然请个假再好好地享用一次这个诱人的美艳尤物。他爱怜地吻了吻妇人依
然红润的脸颊,起身快速穿好了衣服,简单洗漱后给吕亚婷留了个条子:“亲亲
小美人,好好睡吧,今天我替你请假,吻你!国庆”
一天的时间,殷国庆都在不停地回忆昨晚的战果,美人儿真是味道好极了,
真想立刻冲回去再肆意玩弄一番。中午下班的时候,殷国庆打了个电话过去,没
人接,手机关著。殷国庆有点纳闷,不知吕亚婷会到哪儿。下午下班,殷国庆推
掉了一个朋友的邀请,再次接通了吕亚婷家的电话,电话不久就接了,但殷国庆
刚叫了一声吕亚婷,那边就掛了电话。跑到吕亚婷楼下,接通门铃,吕亚婷发现
是殷国庆,又关闭掉了对讲机。殷国庆只好恙恙地回了自己宿舍,一晚上在回味
与辗转中度过。
隔天上班,吕亚婷跟往常一样準时到,看殷国庆的时候脸微红了一下,一天
埋头做事,没有跟殷国庆说一句话。因为与吕亚婷的关係,殷国庆跟杨雪丽也不
敢象往常一样热乎地开玩笑。殷国庆揣测不出吕亚婷的心思,只好拼命做工作。
再下来是週末,听说吕亚婷老公出差回来了,殷国庆想著两人偷情的事会不
会被他老公发现,心里惴惴不安,两天里找同学喝酒混过时间。终於熬到週一上
班,一大早殷国庆就把办公室的卫生打扫好了,灌满了开水,静静地等待其他人
上班。吕亚婷进门的时候,飞快地向他的位置扫了一眼,低低地说了声“早”,
殷国庆心都快蹦出来了——万事大吉!
吕亚婷快步地从殷国庆身边走来,袭过一阵扑鼻的清香,飘逸的长髮、合身
的套装、白皙的皮肤、贴身的窄裙、细长的双腿、发亮的高跟鞋,手提著一个漂
亮的夸包,跟以往一样,依旧是一副神采奕奕、清新焕然的诱人模,殷国庆坐在
椅子上,脑海里清晰地浮现吕亚婷端庄合体的套装下丰润诱人的胴体和大腿之间
隆起鼓凸的小穴,阳具迅速涨大,把裤子顶起成一个蘑菇状。
殷国庆咽了咽口水,冷却了一下自己高涨的欲望,躲到卫生间,用手机给吕
亚婷发了个短信:“你好吗?我想你!”
过了好一阵,吕亚婷回过来了:“不要再胡思乱想了,我不能再对不起老公!”
殷国庆想想吕亚婷在沙发上欲拒还迎、娇喘吁吁地到达绝顶高潮的疯狂样子,看
来这小妖精还强装她贞洁人妻的模样,又回过去:“我只是喜欢你,想跟你在一
起,但我不会妨碍你跟你老公的感情”。
“我们不可能在一起了,希望你忘掉过去,重新开始!”吕亚婷立刻回復过
来。“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美雪丽的夜晚和美艳的你,你那娇喘吁吁的浪荡模样,
我们还会在一起的,吻你!”“疯了你!领导找你了,快到主任那儿去。”
接下来许多天,与吕亚婷见面都是不冷不热的,办公室人多眼杂,不敢造次,
只能靠短信“骚扰”她,但吕亚婷一字不復,弄得殷国庆相当没劲。她老公在家,
不敢往她家跑,试图约她又不理不睬,真是让殷国庆痛苦万分。尝过滋味的他真
是有些欲念勃发,每次看见吕亚婷娇美的身子从身边经过,都有一股扑上去把她
就地“正法”的欲望。这段时间,殷国庆基本忽略了杨雪丽的存在,一门淫思全
掛在吕亚婷身上。
一次很好的机会,却被秘书科一个傢伙搅浑了,殷国庆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
操了他十八辈子的祖宗。那是一个晚上,办公室三个科都在加班,準备第二天一
个大型的接待活动。殷国庆负责讲话稿,其实殷国庆早就写好了,但回宿舍没什
麼事,在单位里有吕亚婷陪著,正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大家都忙碌著自己分工的工作,秘书科的小罗有事先走后,殷国庆突然发现
剩下的六人,除了吕亚婷是女的,其餘都是男同志。殷国庆意识到今晚可能有机
会一亲芳泽,他被自己的淫念和大胆的想法吓住了,过了好一会才缓过神来,觉
得还是可行的。
单位的建筑是长形的,分成东西两边,男卫生间在东边,女卫生间在西边,
相隔电梯间、楼梯间和开水房,因为中间是个拱形,男女卫生间之间视线不能互
通。
为了安全起见,殷国庆还特意跑到上下几个楼层察看是否有其他部门的人在
加班。除了宣传部两个傢伙还在不亦乐乎地玩著电脑游戏外,其他部门都黑漆漆
的一片,显然无人加班。
计画好之后,殷国庆边假装修改材料边观察著吕亚婷,看著吕亚婷忙碌地做
著事儿,回忆著那晚美人儿在自己胯下辗转呻吟的浪样,肉棒一阵阵直起抽动。
时间在难熬中一分一秒地度过,吕亚婷伸了个懒腰,起身去倒开水,然后向外面
走去。
殷国庆看看没人注意,也悄无声息地走出办公室,吕亚婷俏雪丽的身影正消
失在拱形圆柱的那头。殷国庆一阵小跑,紧追过去,到了女卫生间门口,做贼心
虚地前后看了一下,确定没人看见,一闪身进了女卫生间,顺守把门关紧反扣。
此前殷国庆从未进过女卫生间,发现进门是一个洗手池和化妆台,更里面一
间才是并排四个厕所,其中三个开著,另一个就是吕亚婷在里面了。殷国庆的心
“扑通扑通”紧张地跳著,手心都逼出了湿湿的汗。
厕所门底下约十公分未封闭,从殷国庆站立的位置可以看到吕亚婷穿著高跟
鞋的脚尖。一阵“淅嚦淅嚦”的声音,女人尿尿的声音传来,立刻想像著那微张
的小穴喷出尿液的淫糜样子,殷国庆的肉棒更加涨起。看来紧张的工作让吕亚婷
憋了许久,尿液又急又长,近一分鐘之久才停歇,接著是冲水和拉穿裙子的声音。
殷国庆紧张地站在门外,做好了袭击猎物捕捉衝刺的準备。门“吱呀”一声
开了,在吕亚婷迈出厕所的一瞬间,殷国庆跨前一步紧紧搂住了她。
“啊……”吕亚婷惊叫一声,随即被殷国庆的大手捂住了嘴巴,只能发出
“唔……唔……”意图挣脱的声音。
“是我,不要叫!”因为有过一次尽情的交欢,殷国庆以为吕亚婷知道是他
后会不反抗。事实并非如此,殷国庆的手刚有所放鬆,吕亚婷又大叫:“救命…
…不要……”。殷国庆只好牢牢地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发出声音,这个地方这个
样子被人发觉可就麻烦了,说不準今后在机关的前途就前功尽弃、永不出头了。
殷国庆把吕亚婷压贴在厕所的墙上,一隻手捂住吕亚婷的嘴,另一手把吕亚
婷的两隻手连同身体圈在一起,吕亚婷的力气敌不过殷国庆,但也让殷国庆不能
做其他的动作。
“亚婷儿,我好想你,大楼没有其他人了,这里不会有人来,再给我一次吧!”
没办法,殷国庆只好祈求女人。吕亚婷说不出话,“唔……唔……”地挣扎著,
眼睛里看出是相当怒火和惧怕的表情。“亚婷儿,我把手放开,你不要喊,被人
知道了对你我都没有好处,好吧?我真的很喜欢你、很想你!”殷国庆与愤怒的
女人对视了一会,感觉女人的敌意不那麼强烈了,就把手轻轻地放鬆开来。“呼
……呼……”吕亚婷急喘了几口气,说道:“你疯了,放我出去。”“我没疯,
我就是太喜欢你、太想要你了。”殷国庆把双手插入女人手臂下面,把女人圈定
在两臂中间,眼睛定定地逼视著有点慌乱的女人。
“你疯了,这是什麼地方?被人知道我还要不要在这个单位呆了?你冷静一
下。”吕亚婷又羞又怕,试图从他双臂中脱离出来。殷国庆看著女人因刚才惊吓
羞怕而红润娇艳的脸蛋,那蠕动的嘴唇中如此性感,忍不住两手收紧,大腿把女
人的双腿夹在中间,嘴就猛的凑上去。“唔……唔……不要……啊……”女人的
头左摇右摆,嘴唇急剧躲闪,终於还是被男人的嘴唇捉住,娇艳的双唇被男人紧
紧地吸在宽厚的嘴里。
殷国庆的舌头强力地进袭,试图进入女人的口腔,但女人顽强地抵抗著,两
人嘴唇在廝缠间不停地发出恼人的吸啜声。殷国庆的嘴唇一时不能如愿,腾出一
隻手探向女人的胸脯,隔著衣服抓紧了一隻柔软的奶子,有力的揉弄抚摸起来。
下腹也向前靠压,顶向女人的双腿间。殷国庆急不可耐,时间也不允许太长,一
边加紧进攻,一边想著是就地玩弄她还是转移到走廊尽头的备用楼梯间。经过走
廊走到备用楼梯间的过程太危险,只要吕亚婷不叫,这里应该是安全的,还是速
战速结为好。
殷国庆对女人的嘴唇久攻不下,只好暂时放弃,回手去解女人的衣扣,吕亚
婷的双手紧紧抓住了他。“不行,快放开我,你不要这样好不好?”吕亚婷急得
快要掉出眼泪。“今后一定要得到你,我想你都想得快要发疯了!”殷国庆坚决
地说道,另一隻手又去掀女人的裙子,吕亚婷赶紧用手压住。两人无声地斗争著,
殷国庆正要抓牢女人的双手,强行解除女人衣裙的当儿,“吕亚婷、吕亚婷。”
靠办公室一边的走廊传来秘书科林伟的大声呼唤。
原来,林伟和吕亚婷同住一个社区,每次一起加班都约好一起回去。殷国庆
停止了动作,再做下去太危险。“你先出去吧,我呆会儿再走。”殷国庆愤愤地
说道。肉棒正粗涨著,林伟那鸟人真他妈缺德,每次藉故加班与吕亚婷深夜一同
回家,不知有没有占吕亚婷便宜,这事一定要搞清楚……吕亚婷简单整理了一下
衣裙,默默地走出去了,殷国庆还愣在那里恶恨恨地想著,找机会一定把林伟
“修理修理”。
一次很好的机会就这样错过了。接下来很长一段日子,殷国庆都没有找到一
亲芳泽的机会,殷国庆觉得自己快发疯了,每个夜晚都在回忆吕亚婷瘫软在沙发
上的骚浪模样中手淫度过。殷国庆想继续这样下去说不定那天会做出无法控制的
举动。

合作QQ:3483155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