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的天空万犁无云,碧绿的海水,镜平无波。
细沙,白屋,清风、绿叶、教堂、神殿。这是嘉嘉梦寐以求的地方,也就是宁静美丽的爱琴海。想不到今日她可以倚着自已深爱男人的肩肩,一起到希腊来。
领队向其他团员宣布﹕「我们这一团有三对新婚夫妇,趁今次蜜月旅行,我代表公司送上一束鲜花,祝福每一对新人。」
大家都在拍掌,嘉嘉也甜蜜地吻了丈夫马田一下,说道﹕「从今日开始,我就叫你做老公仔,好不好呀﹖」
马田笑着说道﹕「好,我就叫你做老婆仔啦﹗」
「不好,你不準跟人家的口水尾这样说﹗」
「好,那就叫漂亮老婆、怎么样﹖」
「我真的好漂亮吗﹖」
「今晚上床后才知道,可能会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哩﹗」马田在嘉嘉耳边说。
「去你的,坏人净会说坏话﹖」嘉嘉轻轻打了他一下。
他们昨天才摆了结婚喜酒,马田喝得烂醉、还没有踫过新娘子最美的部份、最诱人的器官。
导游小姐不停地介绍沿途的名胜风光,然后,旅游车停在酒店门口。
「王先生,这一间蜜月套房锁匙给你,祝新婚愉快l,」领队对他微笑,单眼看了他下体一下,仿佛叫他快点回房做爱似的。
上电梯时、另一个女团员对嘉嘉说﹕「恭喜你们,可以来这么浪漫的地方渡蜜月。」
嘉嘉说道﹕「他不来,我可不肯嫁给他哩﹗喂,你住那一间房呢﹖」
女团员道﹕「我住三零一,你呢﹖」
嘉嘉道﹕「真踫巧,就在你隔壁。」
女团员与他们互相自我介绍、她叫美莉,一个人来。
走进了房间,嘉嘉马上把门关上、对马田道﹕「抱我上床。」
「你这么快就想住做爱,你好坏呀﹗」
「你系我老公仔,同你做爱算什么坏嘛﹗」
「领队说十五分钟后在大堂集合,这么短时间怎么够呀﹖」
「那你可以持续多长时间呢﹖」
「由三分钟到三个钟都行,我是超人嘛﹗」
「好,我要来个十五分钟套餐,快点啦﹗」
「十五分钟就没有爱抚了,祇有接吻哩﹗」
「好啦、上来嘛﹗」嘉嘉睁大眼看看马田。
马田真想不到嘉嘉竟然如此大胆,如此主动,末婚前嘉嘉已经无数次要跟他上床,但是马田坚拒不肯,一定要留在婚后。
马田一边与嘉嘉对望,一边抓着他的手到自己乳房去,然后、自己脱去裤子。
「从这秒钟开始、你已经被我催眠。」嘉嘉一边说、一边替马田脱去衫裤。
「人家催眠用陀表,我用这个。」嘉嘉托起自己双乳、移到距离马田双眼半尺处。祇见她双手各捧着一个乳头、有节拍地向乳沟压一下,放一下,压一下,放一下。
马田看得眼花撩乱,平时,嘉嘉都经常用双乳去引诱他、但他总是目不邪视,常挂在口边的一句,「子曰﹕非礼勿视。」气得嘉嘉死去活来。
今日不同了,她已经明正言顺地做了马田的妻子,她已经有了打算﹕「平日你成碌木似的扮正人君子,今日我就要玩到你尽,看你怎么样﹗」
嘉嘉一直将自己身体升高、初时是双乳对準马田双眼,跟看是肚脐.下阴。嘉嘉的耻毛并不浓密、但都细如丝、软如绵,耻毛在马田鼻梁擦过,一下、两下,三下。马田闻到一阵香味。那不是花香,不是香水味、也不是檀香之类、是女人特殊的体味,是下阴醉人的气息、是处女特有的芬芳。
马田醉了、而首先醉倒的便是那祇有三寸左右的小伙子。小伙子躲在裤管之中,平时最大的乐趣是跟五姑娘玩乐,五姑娘称他做鼻涕虫,因为每次玩完时他都鼻涕长流。
这一回,进入裤管找小伙子的是另一位五姑娘,这位五姑娘也是有五只指头、指头却比往常矮小两倍有多、原来是嘉嘉把鞋踢去,将右脚伸入马田裤管之内、用脚趾与小伙子玩捉迷藏。
小伙子平时纤弱无力,一见到五姑娘,便似吃了大力水手的大力菠菜般举起手臂,进入了战斗状态。嘉嘉的趾头踫到了龟头,两个头便吻起来、龟头对趾头,只双跳一轮华尔滋之后,渐渐地变成了贴面舞,然后,舞步开始混乱、疯狂,是百分百的狂舞。
马田开始伸出他的舌头,去踫嘉嘉嘉嘉外阴的一片小红唇,舌头一踫到唇边,嘉嘉身体像触了电般震了一震。
就在此时,电话铃声响起了。
「不要听。」嘉嘉道﹕「一定是领队催我们下去。」
马田道﹕「不要理他。」
「怎么可以呢﹖我们是来旅行的嘛﹗旅行当然要出去玩呀﹗」
「我们是来渡蜜月的,渡蜜月就要上床玩嘛﹗」
「不要啦﹗今晚才玩啦﹗」
「你试试去听电话﹗我生气的﹗」嘉嘉坚决地说。
马田没有理会嘉嘉的不满,提起电话,嘉嘉气得脸也红了、她提起脚用力踩了他一下,马田痛得把电话也丢到地上、双手抱住自己的子孙根大叫。
电话筒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王先生、王先生、你怎么啦﹗你应我啦﹗」
嘉嘉拿起电话筒,应道﹕「有事吗﹖我们就下去了。」
他们一先一后到了大堂,大家见到马田狼狈的样子、都知道他们在房中搞甚么了。领队在他耳边说:「王先生,你没有拉裤链呀」?
马田马上转身,右手按看裤头,左手便向上拉,谁知抬头一看,他吓了一跳,原来刚好一个女团员在他面前看看他。
马田呆住了,并不是因为他的的行为,而是这个女孩子实在太美了,美得像仙女下凡,像舞台上的女歌星,像日本三级女星、像香港小姐。总之,太美了、美得他的小东西马上抬了头。
这位美人儿对他笑了一声﹕「嘻﹗」
马田显得慌张,口吃吃地说﹕「对不起啊﹗真对不起了,你贵姓呀﹖」
「我叫,嘻嘻﹗不告诉你。」美人儿对马田一笑便掉头走了。
马田回到太太身边,嘉嘉一手把他推开道﹕「王先生,我不认识得你了,你有你去找女人,我有我找男人啦﹗」
马田气愤地说﹕「你讲什么呀﹗小气到死。」
两人都动了真气,各有各上了旅游车,分便坐到两个窗口位置。一团四十五人、刚好坐满一架旅游巴士。马田旁边空了一个坐位,最后上车的竟然是那个动人的美人儿,她别无选择,祇有坐在马田身边。
「是你呀,你太太呢﹗」
「她﹖我们就要离婚啦﹖」
「怎么那样化学呀﹗刚刚蜜月就说要离婚﹖」
他们一直交谈了十多分钟、导游讲甚么都听不进耳朵里。
「你怎么一个人来旅行呀﹗不怕闷吗﹖」马田问。
「闷﹖是好闷哦﹗今晚如果有时间、你来找我吧﹗」美人儿写了一张字条给他,上面写着﹕「三零七,倩儿,今晚等你。」
马田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他把纸条收在衫袋里面,心里卜卜地跳。
在巴特龙神殿遗迹上,马田见到嘉嘉正与另一团友美莉在谈天。美莉的身段十分迷人、身材高挑、与嘉嘉站在一起、嘉嘉便显得娇小玲珑了。马田跑上前去,拖着嘉嘉的手,嘉嘉却将他推开,说道﹕「别踫我,走开﹗」
美莉左手拖着嘉嘉、右手抓着马田的手,把它搭在嘉嘉手上,说道﹕「王先生,对女人要讨好嘛﹗嘉嘉、渡蜜月玩得开心点啦﹗」
马田感觉美莉的手又软又滑、几乎捨不得放手。嘉嘉与马田本来就祇不过是耍花枪而已,现在有第三者调解、两人便即时拥在一起,嘉嘉一脚踩在马田鞋尖上,马田在她耳边说﹕「让老婆踩,好舒服呀﹗」嘉嘉也笑了。
女人就是那么简单,要讨好她,祇要花言巧语赞一句就够了。
这一夜,他们回到房间,嘉嘉说﹕「我们开始做爱、直到电话响为止便停。」
她是故意讽刺一番,言词尖刻。马田把电话拿起,放在一边,说道﹕「今晚要让老婆舒舒服服,电话一概不听了。」
嘉嘉说﹕「我们一齐去沖凉吧﹗」
马田说﹕「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一切都听你的。」
两人脱去衣服,便进了浴室,嘉嘉一头长长秀髮,背后看,倒有几分似杨彩妮。
马田拿起花洒,将水淋湿她的秀髮,水一直向下流,流到乳房处,便分成无数支流向下流。乳尖是一片粉红晶透的红晕,马田伸手去摸,用两只指头夹看乳晕,轻轻地搓捏着。
「这样舒服吗﹖」马田问。
「舒服,但还不够舒服,你的手指头太粗糙了。」
「那什么比较幼滑呢﹖」
「你那棒棒咯﹗」
马田与嘉嘉对望一笑,便蹲下身,伸出舌头,用舌尖舔看这对红葡萄。
「是甚么味道﹖」
「好甜、好香?好正,好想吞她落肚。」
「哎呀﹗你咬得我好痛呀﹗」
「你可以报仇、也咬我呀﹗」
「你又没有胸、咬什么呀﹗」
「你可以咬我下边那条雪条棍呀﹗」
「你肯让我咬吗﹖以前就当自己有宝似的,摸一下都不行,现在轮到你求我啦﹗」
「哦,不要玩我啦﹗我求你啦,好老婆、求你帮老公仔食雪条啦﹗」
嘉嘉取过花洒,便射向马田的雪条棍。
「我先射到它胀卜卜才吃它。」
「不必啦﹗你一吃它就胀啦﹗快点啦﹗」
「也好﹗见你咬我对奶咬得咐落力。」
嘉嘉跪下来,马田从上向下望,见到她一对乳房、被他咬得半红半肿、也不禁怜借起来。祇见嘉嘉舌头在雪条棍周围游呀游呀﹗舔着舔着,看得马田心如鹿撞。
马田道﹕「舔龟头呀﹗」
「龟头那么污糟,你洱过尿哦﹗」
「人家不止舔龟头,连男人的尿都饮了哩﹗」
「人家﹖那个呀﹖」
「人家啦﹗我见过色情书和三级带都有这一招啦﹗」
「哼﹗我还以为你是正人君子,担屎不偷食,原来是假正经,偷偷地偷看那些。」
含了一会、马田便把水喉关了,湿着身子、把嘉嘉抱到床上。
「我们玩六九、好不好呀﹗」嘉嘉道。
「好﹗看谁的舌头利害﹗」马田道。
「对,看那一个先今对方射精就算赢。」
「你又不是男人,射什么精呀﹗」
「男人有阳精、女人也有阴精嘛﹗」
他们一边讲,一边行动,互相舐吸对方器官,马田首先感觉高潮的来临、嘉嘉亦感觉到马田的身体在抖动,便马上把雪条拔出来。
「不要射出来,我们还没有做爱哩﹗」嘉嘉好焦急地说。
但马田已经到达不随意阶段,一切反应、都不能自我作主,不能控制。
「不行呀、要射啦」马田用力按看嘉嘉的头,重新将龟头塞入嘉嘉口中。
「你要射、都不必一定射入我口里面嘛﹗」
「我要、我一定要你吃我和你的第一滴精液﹗」
「你真坏、我不吃又怎样呀﹗」
「我求你啦﹗证明一下,你真的好爱我,行不行呢﹖」
「不要﹗那么污糟﹗」
「吃啦,等一阵我也吃你的阴精啦﹗」
话没说完,他的臀部向前推进、有节拍地一下又一下地摇着。嘉嘉已经感觉到像有一些热忌廉似的东西喷进来似的、喷入了她的口中。那些忌廉并无鲜果气味、却是男人牵动女人心田的特殊味道。嘉嘉本来想一手把他推开、但她感觉到马田强而有力的嘌吸声、喘气声,她知道这个时候男人最需要的是女人的支持,无论肉体上,精神上都是。她没有推开这只战斗中的雄狮、相反地、她用嘴唇含得更实、用舌头顶得龟头更用力。精液全部射进了她口里,马田在最后一击时,不禁高喊了出声,然后不停地喘气。
嘉嘉感觉到威猛的雌狮渐渐沉睡了,狮头垂低,再垂低。她想起了佛罗伦斯那只垂死的狮子。马田躺在床上、动也不动,嘉嘉拍一拍他的身体说﹕「你不理我吗﹖我还未有高潮哩﹗」
「我好累,我休息一下再来,好不好呢﹖」
嘉嘉坐在床边,等了十五分钟,马田已经嘌嘌入睡了、她知道马田一定会睡到天明了。于是、她开始寻求自我满足的方法,并用手抹去即将滴下来的眼泪。
她拿起电话、便用电话筒两端分别压看自己的双乳,然后扭呀转呀、让电话筒磨擦双乳。这是她在香港常玩的游戏,打电话给马田,要马田大声不停讲话、甚至要他在电话中唱一首歌、然后、将电话筒贴紧下阴、让马田雄壮的声浪震动阴核、那种感受是多么的奇妙﹗多么的刺激﹗好几次她都得到了高潮。
今晚,马田在自己身边、却反而无法满足到她、她拿起电话,不知要打电话给谁﹖漫无目的地、便拨到隔篱房间三零一房。
三零一号房是团友美莉的房问,听电话的正是美莉。
「谁呀﹖」
「嘉嘉呀,你睡觉了吗﹖」
「没这么早,怎么啦﹗新婚蜜月、你应该给丈夫抱在床上,做人间最美好的事呀﹗怎么有时间打电话给我呀﹗」
「他、他睡了。」
「这么早就睡﹖真是冷落娇妻咯﹗」
「我想找人倾谈,你怎样,肯不肯陪我呢﹖」
「你来我房,我等你。」美莉犹像了一会,答道。
嘉嘉放下电话,披上一件长睡袍,赤着双脚便敲爱美莉房门。开门的并不是美莉,而是另一个女团员小倩。
嘉嘉见到小倩,心里便不舒服,她还记得日间马田与小倩坐在一起时有讲有笑的情景。
「你找美莉吗﹖她在里面、进来啦﹗」
「你们住同一间房吗﹖」
不是的、我住三零七、过来找美莉坐坐。」
「你们一早就认识吗﹖」
「不是的,刚刚才相识的嘛﹗」
嘉嘉入房后,见到美莉,登时吓了一大跳、祇见美莉俯卧在床上,全身赤裸。
「你们,你们……」嘉嘉欲言又止。
「美莉想找人按摩一下,我本来就是职业按摩师,在日本学了两年、好好功夫的。」
「那、那我先出去,不阻住你们。嘉嘉觉得自己身份极之尴尬,也感觉到她们两人的关系有点不寻常。
「嘉嘉、你不是好闷吗﹖坐下来倾几句啦、小倩真的是按摩师傅,她同我按摩两个钟,我给五百﹗」
小倩身穿一套连动紧身服装、问道﹕「想不想踩背呀﹗」
「好、踩背,不过、不要太大力。」
小倩站上床,便用双脚轮流踩美莉的背部与臀部、当脚掌到达美莉股沟时、她用五只脚趾头不停地抓她的屁股沟。
美莉显然有点不自然、她开始扭动腰肢,她终于忍不住这种挑逗,说道﹕「够了,换一个位置啦﹗」
「你觉得好舒服吗﹖」
「是的﹗但好好难顶呀﹗」
「再忍一阵就会更舒服、」小倩的脚趾来回地扫着美莉的双股、又用脚底用力按她的尾龙骨,再用脚趾公在肛门周围旋转。
「长得顶不住啦﹗换位啦﹗」美莉道。
小倩停了脚、面对嘉嘉说﹕「这一招好受用的、我教你啦﹗你上床、我教你怎样用一对脚按摩到让人舒舒服服。」
嘉嘉显得很难为惰、摇头说﹕「不要啦﹗我想我都不需要学啦﹗」
「傻女人、学来服侍我吗﹖学来服侍你老公嘛﹗」美莉道。
「马田﹖」
「你想不想抓紧男人的心,令他贴贴服服呢﹖」美莉问道。
「用脚趾挑逗男人﹗我都识的﹗」嘉嘉有点不忿气。
小倩笑笑口对嘉嘉道﹕「每个人都识得行路、但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参加奥运﹖」
嘉嘉似有点犹豫、她不能接受用自己的身体去服侍另一个女人。美莉见她一片茫然的目光,便对她笑着说道﹕「不如你躺在我旁边,一齐试一试小倩的手势啦﹗」
小倩已经下床、她帮嘉嘉脱衣服,并且意图将她最后一条底裤及胸罩也脱去。
「你做什么呀﹗」嘉嘉按着自己身体。
「帮你脱衣服嘛﹗你就好似美莉那样趴在床上咯﹗」
「我、我自己来吧﹗。」嘉嘉趴在美莉身边,她的肌肤与爱美莉相踫,感觉有如触电般。小倩坐在嘉嘉屁股上,然后开始用手推磨她的背肌。
「搽点油会更舒服的。」小倩边说边替她搽油。嘉嘉感觉到小倩双手向下移,身体也向后滑,最后小倩坐在她小腿之上、双手在按摩她双股。
「手指比脚趾灵活,但没有用脚趾那么舒服。」小倩道。
「为什么呢﹖」
「因为脚趾大力一点儿咯、脚根?脚掌?脚趾力度有差别,接触面都不同。」
此时,小倩的手指分成两路、左手伸到爱美莉股沟之中,右手则留给嘉嘉。她双手都涂了油、然后,十只指头,像弹钢琴一样,两个股沟有若两个键盘,祇见她有时左手用力,右手轻弹、有时又左右手掉转,一鞭弹,一近哼起乐章起来。
「你哼什么﹖」
「系贝多芬第九交响乐,这一招纲琴按摩法是我想出来的哦,好不好呢﹖」
嘉嘉感觉她的指头时不时会插入自己肛门里面,但由于她手指已经涂油,插入时十分畅顺,并无痛楚感觉。
一轮按摩之后,美莉说﹕「真舒服,我都说过啦﹗按摩不是男人才懂享受的嘛﹗」
小倩道﹕「男人要求好多的﹗大多数都要人体按摩。」
嘉嘉问道﹕「你有同男人做过吗﹖」
小倩道﹕「做过,男女老幼都做过,我是职业按摩师嘛﹗」
美莉道﹕「不如你同我们做人体按摩吧﹗」
小倩说道﹕「好、让你们试一试,我先用乳房帮你们按摩。」
嘉嘉道﹕「用乳房来磨,不太好吧﹗」
「傻女人,你老公到外面可能不祇用乳房哩﹗屁股啦,下阴啦,嘴唇啦,什么器官都用过啦﹗」
「马田不会的,他好木独的,担屎都不会偷吃。」
美莉已经闭上眼睛,整个背肌享受着小倩双乳的推磨,然后小倩的乳房移到嘉嘉身体上,在她膊头搓了一阵,便一直往下移。当小倩双乳与她双乳相踫时,她感觉下身发痒。小倩将身体俯身向下,她的乳房像两个熟透了的木瓜,向下垂低,两粒乳蒂像两滴甘露一样,欲滴未滴,小倩抱看右边乳房,便把它挤进嘉嘉股沟去,并对她说﹕「这一招是大赠送的,并不是每个人我都肯做的,今晚就让你享受一下,也好给点意见。」
乳蒂由尾龙骨一直向屁眼进发,一来一回之后、小倩便用油涂满两边乳房,再重覆这个动作。美莉道﹕「怎么啦﹗祇挂住嘉嘉,不记得我吗﹖」
小倩笑着说道﹕「你等多一阵,我这一招一定要连续按摩,中途停下来就去不到最高境界。」
美莉笑着说道﹕「最高境界﹗你当成是做爱吗﹖」
小倩道﹕「并不一定要男女正常交合才可以进入最高境界呀﹗」
嘉嘉感觉到小倩的乳蒂一直塞入自己屁股之内,并旦在里面旋转磨擦,磨了一段时间,她便坐了起来。小倩道﹕「可以转身啦﹗」
嘉嘉好似受了催眠一样、很自然地转了身、她双乳初时压在床上,现在朝向天,像一对穿在皮靴里很久的双脚,一旦脱了靴时,便欢天喜地般嘌吸新鲜空气。
乳晕被压得很红、乳蒂却凸得很高,仿如两座雪山染了白色,山顶挂着一支国旗。小倩竟然毫不客气地用双手按摩她乳房,说道﹕「真可怜,压了这么久,都压扁了。」嘉嘉并无反抗、因为她感觉无比的舒畅,她与小倩四目交投、嘉嘉突然发现她很像女星吴倩莲,于是冲口说道﹕「你是吴倩莲,是吗﹖」
小倩说道﹕「个个都说我似她,你就当我是吴倩莲咯﹗由大明星服侍你,你应该好满意啦﹗」
小倩用自己乳蒂对正嘉嘉的乳蒂,让它们互相交谈,互相认识,互相接吻。嘉嘉感觉慾火一直在烧、她也伸出手来,抚摸小倩的乳房。小倩挪动身体,让她的乳蒂一直围住嘉嘉乳房转圈,转十来个圈便搽一次油、一直转了百来二百个圈。
「舒服不舒服呢﹖你老公就不合懂得这样服侍你吧﹗是不是呢﹖」小倩道。
「他呀﹗他祇知道睡觉。」
「你合上眼睛,等我再来一招令你好陶醉的。」小倩道。
嘉嘉闭上双眼、期望着更上一层楼。她感觉到小倩的乳房一直磨、一直向下移,移到她的腰、她的肚、她的下阴。
「你的毛好滑啊﹗用那一种护毛素呢﹖介绍给我呀﹗」小情问。
「护毛素﹖没有哇﹗天生就就是这样啦﹗」嘉嘉说道。
小倩的乳蒂与嘉嘉阴核互磨了一阵,便开始进入她的阴道。
「啊﹗入多一点点行不行呢﹖」嘉嘉开始不能自控了。
「乳蒂太小了,祇得这么啦,如果你需要多一点,可以用手指、亦可以用脚趾。你想我用什么呢﹖」
「手指吧﹗我要插深一点、插入一点﹗」
「好﹗用手指。」小倩正在将手指移到嘉嘉双股时,美莉道﹕「手指嘛﹗她老公都会啦﹗留给她老公玩这招、你说过你的脚趾好利害,用脚趾啦﹗」
小情望住嘉嘉、见她并没有反对,便将油涂上十只脚趾头之上。这一回、她可以同时照顾到美莉及嘉嘉了、美莉屁股向上、嘉嘉双乳向上,两人一反一正、小倩左边踩住美莉的双股、左脚脚掌便轻磨嘉嘉下阴。嘉嘉本来已经到了高潮边缘了,所以,下阴被小倩脚掌搓了几下、她便忍不住,双手抱看自己双乳,为自己抚摸。
然后、小倩将脚掌横放在嘉嘉下阴上,便用另一只脚去玩弄爱美莉臀部。如是者交替玩弄,所不同者,右脚脚趾是进入嘉嘉下阴内、而左脚脚趾则是进入美莉屁股之内。她的脚趾肉特别丰厚,食趾也特别细长、脚趾公及食趾互相配合着,轮流插入、或者夹着她的耻毛、推一下、挖一下、嘉嘉兴奋得叫床了。
她的叫床、是完完全全出自生理的需要,仿佛若不叫出来、便会有一把火要烧破自巳喉咙似的。
小倩也说道﹕「叫啦﹗大声叫吧﹗你越叫得大声我就越落力。」
美莉见嘉嘉如此陶醉,竟然反转身来、在她耳边说﹕「嘉嘉,我也来帮你好吗﹖」
嘉嘉巳经失去常性,她迷迷糊糊地说话,也不知是否知道自巳在说些甚么。
「好啊﹗帮我、你插我.插我啊﹗」
嘉嘉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她一会儿大叫,一会儿轻吟,她叫道﹕「吻我,我要接吻。」
美莉抱住她,舌头便吐入她口中。此时,小倩已经不再是一个按摩师的脚色了,她也抱看爱美莉的身体、用舌头逐寸逐寸地舔食。嘉嘉发狂般与她们热吻,她甚至把舌头轮流伸入小倩与爱美莉的阴部。
这时的床上,就似一张春宫图画一样、三个绝色佳人、在表演着不同的姿式。相信如果被任何男人见到都会动心、任何男人见到都会陶醉。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三个女人都得到了高潮,然后、嘉嘉悄悄地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
第二天,旅行团到爱琴海上美丽的小岛游览,岛上风和日丽,每个团友都穿着简便的服装。小倩穿了一条短裤,露出修长雪白的玉腿,马田望了一望便似犯了罪般把眼移开。他可以控制自己只眼移开不看,但却无法控制自己的小鸭子不胀大,小鸭子把短裤前端顶起,今他十分尴尬、嘉嘉见到、用拳头用力把他一捶,问道﹕「是那一个令你勃起的,快讲﹗」
马田道﹕「没有呀﹗」
嘉嘉道﹕「你死啦﹗刚刚和你结婚,你就想住其他女人。」
马田人急智生,砌词道﹕「我想起昨晚你帮我吹那个时的情景嘛﹗」
嘉嘉踩他一下,对他一笑,便进入一间纪念品店选购东西。女人就是如此轻信谎言的动物。马田没有跟着她进去,他趁这个机会,多看了小倩几眼,小倩走到他跟前,悄悄地对他说﹕「王先生、昨晚为什么不找我呀?」
马田道﹕「我.我要陪老婆嘛﹗」
小倩道﹕「是吗﹖今晚怎样呀﹖半夜十二点,我等你。」
小倩做了个鬼马的眼色。马田没有答她,他见到小倩一对胸脯似在对他说话,一对棕色的乳尖若隐若现,就如会说话似的。
小倩似乎看穿了他的心,她把太阳眼镜脱下,挂在胸前、让外衣堕得更低,酥胸露出更多,再轻轻地在他身边说﹕「你试过人体按摩吗﹖」
马田知道再停在这里,一定经不起她的引诱,于是他掉头就走,回到老婆身边。
这一晚、马田心中十分矛盾,他明知小倩是个风尘女子,但又很想一试这一块鲜嫩的天鹅肉。
他开始部署一切,一入房便抱着肚子喊肚痛。嘉嘉不虞有诈、便扶他上床休息,当然,一切性事停止一日。半夜十二点,马田偷偷爬起床,走进小倩房间。
小倩没有把门锁上,自已躺在床上,见到马田进来,便笑着对他说﹕「我知你一定会来的。」
「废话少讲,你收多少钱一个晚上。」
「真爽快,看你玩什么啦﹗介绍你玩SM吧﹗好刺激哦﹗」
马田从未玩过SM,但他从报章,杂志、影片中得知SM的刺激,都一直未有机会一试,于是问道﹕「玩SM多少钱﹖」
「你虐待我呢就六千,我虐待你就三千。」
马田一口答应,说道﹕「好,试试你虐待我吧﹗」
「你不怕吗﹖我会当你系一只狗,一只猪,或者一只马,而我就是你的主人。」
「我不怕,能够让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主人虐待,我受任何痛苦都甘心的。」
「真的不后悔吗﹖」
马田好肯定地点了点头。小倩对他一笑,就拉开盖在自己身上的冷气被。马田的眼前一亮,原来小倩是赤着身子、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
她走到行李箱旁边,拿了一条黑皮鞭及一条黑色鱼网丝袜出来,再走到马田身边,替他脱去衣服。马田露出那半硬半软、祇得两寸多的东西,小倩吃吃地笑道﹕「你还未发育好哩﹗你有什么资格结婚呀﹗」
然后,小倩将丝袜丢在地下,对马田道﹕「帮我穿丝袜,不準用手,要用口,好像小狗一样。」
马田跪在地下,丝袜就放在小倩双脚旁边。他见到小倩白净的脚背与及凹凸分明的脚跟,即时便有一股热气向他下体积聚。他伸出一只手去摸这对滑溜无比的双脚,由脚肚一直向下模。小倩严厉地对他说﹕「不準放肆,我命令你立刻放手。」
马田情慾高涨,当然不听她的命令,他不祇没有放手,还双手捧住小倩其中一只脚掌,然后俯身下去,用嘴唇去吻。
小倩道﹕「你不听话我就踩死你。」
她把脚一拉,然后用力踩住马田的手指,马田越想缩手、她便踩得越实。
「怎么样呀﹗还敢不敢不听我的话呀﹖」小倩说。
「主人,我不敢啦﹗求你脚下留情吧﹗」马田哀求道。
小倩把脚儿搁置在马田肩上,说道﹕「帮我穿丝袜啦﹗」
马田用口为小倩穿者丝袜,当他鼻于踫到小倩趾隙时,他便借意停留,轻轻地用鼻尖磨擦她幼长雪白的玉趾。有时,他甚至会将舌头伸出来,轻舔小倩的脚趾头。
小倩对他并不客气、稍不顺意,便挥动皮鞭打他,皮鞭在马田身上此起彼落,他都因此而更加冲动,兴当小倩穿上黑色鱼网丝袜之后,她便对马田说﹕「我们玩斗牛,你做牛、我做斗牛勇士。」
她用一个布袋套上马田的头,再在他颈部用绳绑好,自己就拿了一条浴巾,加上一支小电筒,便开始斗牛游戏。
马田被套了黑布袋,甚么也看不见,他在地上乱爬。小倩有时会用电筒照他,让他辨别方向。马田见到电筒光线,就似狂牛见到红布一样,发狂的向前冲。
他们玩的时候,在另一方面,马田的妻子嘉嘉都在此时因为发了一个恶梦而醒了。嘉嘉见马田不在自己身边、觉得很奇怪,便打开房门,到外面去找。
当她步过美莉的房问时,内心便有一股莫明的冲动。她轻轻抚摸自己双乳,禁不住内心情慾的驱策,便轻敲房门。
美莉开了门,把她带了入房,说道﹕「怎么啦﹗你老公又冷落娇妻吗﹖」
嘉嘉哭了,扑进美莉的怀里,哭诉道﹕「我好想要啊﹗你可以再帮我吗﹖」
美莉轻轻拍打嘉嘉肩膊说道﹕「傻女人,当然可以啦,你等一等,我把小倩也叫过来。三个人一起玩,更有趣。」
嘉嘉已经急不及待地将美莉的睡袍半脱,轻轻地把弄着她的乳头。美莉在电话中讲了好一会儿,便对嘉嘉说﹕「你想不想玩一个更刺激的游戏﹗」
「什么游戏呀﹗」
「我带你过去小倩那里,那儿有一个男人,他好喜欢女人虐待的,你可以打他、鞭他、踢他.骑他,总之什么都可以。」
「我怕﹗」
「不用怕,我也同你一齐玩呀﹗你先吞一粒药丸壮壮胆吧﹗」
嘉嘉将爱美莉手中的迷幻药丸吞下,便跟她走了。入到小倩房中,祇见小倩还在用浴巾作斗牛的动作,小倩见她们进来,便说﹕「你们过来帮手,这只牛太笨了,功作好慢,都不好玩,快帮我打他几鞭。」
美莉接过皮鞭,便狠狠地打在马田身上,马田身子一痛,果然生龙活虎起来,就像一只受了伤的公牛,横冲直撞。
美莉把皮鞭交给了嘉嘉,嘉嘉从未玩过这种游戏,但她刚才吃的一粒药丸,今她神智开始不清,人飘飘然像飞在半空中似的,她拿了皮鞭,也用力打在马田身上,一点也不留情。
马田疯狂起来了,他不断踫撞,并企图去抓打他的人,终于他抓到嘉嘉双脚。他抱着嘉嘉一只脚,便疯狂地抚摸,无论嘉嘉如何反抗,也无法将他挣脱。
小倩见到,便说﹕「暂停﹗我们玩另一个游戏。现在我们这里有三个美女,你就轮流用手去换我们身体,摸乳房啦,摸腰啦,摸双腿啦、摸下阴啦﹗摸屁股啦﹗然后再逐一比较,看看那个最高分。记住,我系A小姐,第二个系B小姐,第三个系C小姐,我问你,你就告诉我知道那一个最好、明白不明白﹖」小倩用脚踢一踢马田的头。
马田点了点头、他蒙了黑布装,甚么也看不见,首先模一摸A小姐的胸,觉得结结实实,圆浑好肉。再摸B小姐,再摸C小姐,这个乳房比A小姐小,比B小姐大,圆浑兼有弹力,实在是乳房之中的极品。他品尝一番之后,便举起拇指,示意C小姐第一。
如是者,再抚摸下阴,三位小姐的阴毛分别被马田来来回回地抚摸着、他甚至比较她们的阴唇,再将手指分别插入三位小姐的下阴内。结果,又是C小姐胜出,再下来是抚摸她们的屁股,抚摸脚掌,全部都是C小姐胜出。
马田当然不知道C小姐便是自己老婆嘉嘉,嘉嘉也不知道这个蒙头的男人便是自己丈夫。此时,嘉嘉药性发作,已经失去常性,她一手扯看马田的阴毛便用力一扯。这一扯真非同小可,马田痛得发了狂,他像一只疯犬般,抓看嘉嘉双脚,一口便咬住她的脚趾不放。他咬得很用力,无论如何踢他,打他,他也不肯把脚趾吐出来。
小倩和美莉也急起来了、她们不知所措,小倩连忙说道﹕「你快放开,我们还有更精彩的游戏。」
马田这才放开嘉嘉的脚趾,接着自然是三个女人轮流和马田做爱,小倩带头,不用避孕套就把她的阴户套上男人的阳具,并让他在她阴道里射精。美莉也接着依法泡制。
马田被小倩喂过药,所以状态特别好,一箭双雕之后,不用休息已经又和嘉嘉插上了。不过,这时的嘉嘉虽然吃过药,还记得带套才和男人交媾。
马田累得晕过去了,美莉示意小倩安排一切,她不想嘉嘉知道那个男人便是马田,于是美莉先把嘉嘉带到咖啡室去,再由小倩把马田救醒送回房间。
第二天,马田和嘉嘉像发了一场梦似的,他们都害怕对方知道昨夜发生的丑事,所以都闪闪缩缩。之后的连续几天,嘉嘉都推说大姨妈到,不便做爱,马田身上好多的鞭痕,也不想给嘉嘉看到,自然乐得如此。
行程终于结束了,这几日来,美莉及小倩不断向团中的团友下手,大部份人都已知道她们的特殊的身份,但大家都没有提起。
回到香港的第一个晚上,嘉嘉睡在床上,滴着眼泪,马田问﹕「甚么事﹖」
「人家渡蜜月,每晚都恩爱缠绵,我同你呢﹖就像挂名夫妻﹗」嘉嘉哭诉着。
「傻女人,老公和你亲亲小嘴,亲亲颈儿,亲亲奶子、亲亲玉手.亲亲脚儿。」
他们抱在一起,开始脱去衣服,互相亲吻。
嘉嘉的乳房仍是那么迷人、她的阴毛仍是那么幼滑,她的臀部仍是那么丰满,马田闭上眼睛,逐一去品尝,直至他吸啜嘉嘉的脚趾时,嘉嘉猛然跳起。
「哟,好痛啊﹗」
「你的脚趾怎样啦﹗」
「没有呀﹗给一只狂牛咬伤了﹗」嘉嘉随口说道,没想过后果。
马田似有所悟,他马上开了电灯,检查一遍。
「你,你玩斗牛﹗」他试探着说。
「你、你身上那来这些伤痕﹖」
他们已经知道发生了甚么事,嘉嘉十分伤心,哭了整整一晚。
「你去找小倩,新婚老婆都不理﹗」嘉嘉道。
「你呢﹖你也不知那个人就是我呀﹗」你竟然给绿帽我戴,马田反驳。
跟着的一个小时,他们都在冷战。然后,由嘉嘉先开口了。她说道﹕「你还记得你那天晚上样样都是评C小姐最好。」
「记得,那又怎么样﹖」
「那你知道C小姐到底是谁呢﹖」
「那时我以为是小倩,现在知道是你了。」
「你别净给小倩迷死了,念着你心底里还是认为我最好,而我也的确有错。我就嚥下亲眼见到你和她们性交的怨气。你认为怎样呢﹖」
马田也说道﹕「老婆,那事归根到底还是我不好,我们就当发了一场梦吧﹗」
嘉嘉扑到老公怀里,俩人终于灵肉合一地抱在一起了。
三年之后、马田在街上踫到小倩,小倩仍是那么迷人、她悄悄问马田﹕「怎么啦﹗你老婆近来好吗﹖」


合作QQ:3483155263